第十九章 家里来了个娘娘腔(1/2)

加入书签

  送走哥哥不一会儿,天空就沉沉的下起了雪。先是小颗小颗的碎米粒儿,不一会就变成了漫天飞舞的梨花瓣儿。

  在武夫人眼里,所有的小雪花都变成了一个个带着白色翅膀的瓷娃娃,雪白的小脸雪白的身子,调皮的在空中嬉笑打闹。一会儿站在树梢上拉着小手跳芭蕾,一会儿又钻进屋檐下捂着眼睛捉迷藏。她们带着甜甜的顽皮的笑朝着武夫人的怀里奔来,一边笑一边喊妈妈。武夫人倚在门口看的着迷,连大门口进来两个人都没发觉。

  “夫人,想啥呢这么着迷?”是武多,还带着个烫了头发穿了风衣的年轻人,五官清秀细腻,皮肤白里透红笑嘻嘻的看着武夫人。

  武夫人收了思绪打量着来人,看着细皮嫩肉的,第一眼以为是武多领了个俏媳妇回来,看着像个美女,可仔细一瞧却发现身材高大魁梧像个男的,不对,就是个男的,有喉结。

  武夫人轻笑出声,心想咋一个大男人还烫头发擦腮红,武多不会是从那里捡来个神经病吧。王妈妈听见武多的声音从里屋走出来,笑着把武多和来人迎进了屋里。武多看见王妈妈,脸上的笑一下子僵了,迟疑了几秒还是和烫发男进了屋。

  “武多,你咋这大雪天的来了?”王妈妈一边给武多和来人沏茶倒水一边问,

  武多并不看王妈妈,对着武夫人说:“这是我干活那工地上的老板,这不一到这边就赶上咱这下雪,他是南方的没见过雪,愿意让我带着出来看看雪景。我这不领他来咱们村了,我们刚去后山转了一圈回来路过你这,他说喜欢你家这石头房子非要来看看。正好,我这还没吃午饭呢,都饿了,寻思让你给做点吃得。看,这是我们老板在小卖部给你买的菜和一点礼物。”说完便把手里的大包小包放在了王妈妈的旁边。

  来人微笑着对武夫人说:“您好,打扰了,您家的房子很应景儿很漂亮。”

  武夫人裹了裹披在肩上的外套笑着说:“不打扰,不打扰。难得,我家第一次来大老板。还是武多你领着来,出息了哈,行,你们喝水,我给你们做点吃的。”

  武夫人转身去灶房,武多便跟了出来。“你妈怎么来了?”

  武夫人白了武多一眼道:“咋,我的家我妈还不能来了?”

  武多挠着头急忙澄清:“不是,不是这意思,是好奇。”

  武夫人一边收拾锅具一边说:“我怀孕了,我妈来看着我,照顾我,省得有人喝醉了没事来骚扰我!”。是是是,怀孕了得有人照顾,自己真是笨,武多想。

  武夫人一巴掌打在武多的胳膊上说:“啥子老板啊,一个大男人还烫头发,整的半男不女的。说话娘里娘气的,还以为你领个媳妇回来呢。”

  武多闷闷不乐的盯着武夫人悻悻的说:“怀孕好,怀孕好,武大知道了得高兴坏了。啥半男不女,人家那是时髦,你没看他穿的那黑不溜秋的大风衣,一件够我一年的工钱呢!”武多接过武夫人手中的炊具转身回了正屋。

  冬天里灶房太冷,上山劈柴又太麻烦,人们都是在正屋取暖的火炉上做饭炒菜的,这样既能取暖还省了柴禾。

  来人看着武夫人和武多满脸疑惑,却并没多问。客气的冲着武夫人点头微笑说道:“你好,我叫徐铭。夫人,您贵姓?”

  武夫人应酬的笑着说:“好好,你坐,坐着喝茶,饭一会儿就做好。哦,我姓王,不过,你叫我夫人就好。”来人微笑的点了点头又无奈疑惑的摇了摇头,似乎有很多想懂得没弄懂。王妈妈给客人沏好茶便搬了个马扎做到一旁去了。目光呆呆的也不大说话,好像在想着什么。武夫人总觉得只要武多和王妈妈在一起气氛就特别不对,至于哪里不对她也说不上来。这个武多也真是的,怎么把外人往她家领,要不是看在他这阵子又肯干又对自己帮忙不少的份上,她一定毫不客气的把他俩请出去。

  武多虽说和武夫人相识已久,却也很少能吃上武夫人做的饭,几盘素菜,一份蒸肉半锅米饭,不一会儿盘子就见了底。

  徐铭对武夫人的手艺赞不绝口,提着武夫人不大喜欢的南方强调夸赞武夫人做得醋溜土豆丝香脆爽口,凉拌金针爽滑筋道,粉蒸肉软糯香嫩,米饭也蒸的的软硬适中。巴拉巴拉文邹邹的夸了一大通,总之就是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