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林月和徐烈的挣扎(1/2)

加入书签

  一行人吃饭一直吃到晚上的八点多,几个兄弟都喝得有点晕晕乎乎了。林月和姐妹们玩高兴了回来,直接拉着徐烈去休息了。莫媞也带着徐万去四合院休息去了,武夫人忙着招呼客人,美股的上把小雪儿接回来,等她赶到王妈妈那里的时候,小雪儿已经睡着了。王妈妈和嫂子玲子都不让武夫人把孩子接回家,武夫人也不想把孩子叫醒打扰她的休息,于是便把小雪儿留下了。

  “也好,你也休息,休息,孩子也慢慢大了,总得适应多和别人接触。小雪儿真是个乖巧的好孩子,竟然不哭不闹!”徐铭有些醉醺醺的说道。

  自从和徐铭在一起,她还不记得他喝醉过。看来这次是真的聊高兴了。“可不是么,真是个好孩子。本来吃母r不吃奶瓶的,这部自从去了嫂子家,连奶瓶都吃了。”

  武夫人一边给徐铭洗脸洗脚,一边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徐铭高兴的说道:“好,孩子长大了,等小雪儿再大些,我们再要个宝宝吧。”

  “好,随你,看缘分。”武夫人笑道。

  “真好,真好啊,我老婆真好。”徐铭抓住武夫人给自己换衣服的手,反身把武夫人抱在怀里。

  “聊什么,这么高兴,喝了这么多。”武夫人倚在徐铭怀里,轻抚着徐铭的鼻尖,看着他迷离中带着微笑的眼睛,她确定,他的确是因为高兴,才喝了这么多。

  “嗯,高兴,我们兄弟们,从来没像今天这么坦诚的,开诚布公的聊过。”徐铭高兴的说“虽然兄弟众多,但是,小时候从没觉得幸福过,但是今天,却觉得,特别幸福,特别特别幸福。”

  “嗯,看出来了,你是真心高兴。”武夫人笑道。

  “嗯,其实,自从乃乃去世,我心里一直有个疙瘩解不开。我总是不知道,一直教育我生命重于一起的她,走过那么多路,受过那么多苦,看过那么多人生起伏,为什么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徐铭有些感伤的说道。

  这么久,这是徐铭第一次敞开心扉和武夫人谈徐乃乃的事。之前,武夫人知道他一直有意回避,她想给他时间消化,所以从未主动提起过。

  “其实,今天,我明白了,乃乃其实并不是我一直认为的那样,我一直以为她吧家族血脉和家族命运看的高于一切,现在我才知道,原来,她早就知道,我根本不是徐爸爸的亲生儿子。而且,即使她知道,我不是徐家血脉,她依然为我的利益最大化考虑。而且,她之所以放弃生命,其实是因为她早已病魔缠身,已经是癌症晚期了,她一直在徐万那里悄悄治疗。”

  “因为治疗耽误了公司管理,所以才给两个不孝子有机可乘,但是徐乃乃先他们一步把属于我的资产给转移了出来。而且,她一直忠于自己的选择,自己的良心。”

  “徐万早就知道这一切,只不过他答应过乃乃不告诉别人,今天把一切和平拖出,主要是怕我对乃乃的事有心结。”徐铭一口气说完这些,好像卸下了千金的重担一般。安静良久,他趴在武夫人的怀里呜咽起来。

  武夫人轻轻的拍着徐铭的肩膀,抽出手把他紧紧拥抱在怀里。虽然每天在一起,但是因为各种琐事,两个人很少能痛痛快快的表达真实感受,痛痛快快的哭,痛痛快快的笑。这会儿,王妈妈不在,小雪儿也不在,徐铭终于把内心的压抑都释放了出来。

  不是自己太软弱敏感,而是事情总是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他曾经以为自己知晓一切,d察一切,曾经给徐乃乃贴了个标准的商人的标签。曾经觉得兄弟们之间的距离永远要保持,除了在自己爱的人面前,什么软弱都不能表现。

  但今天,当徐万把一切和盘托出,把他自己的心交出来,他才知道,自己活得也有自己的局限性。自己高傲的把自己包裹在自以为是的枷锁里,还是忽略了身边的亲人。

  “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放心吧,有我呢,我在呢。”武夫人轻声安慰着徐铭到。

  当武夫人和徐铭在泪水中成长的时候,林月正在和徐烈激烈的辩论中。两个人对林月想要辞掉一切工作,周游世界的想法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徐烈觉得,稳定的生活才是旅游开心的基础和保障。虽然他们本来有足够的资源旅游玩乐,但是最基本的工作和生活他不想丢开。

  “我这次来旅游,更确定了我的想法,你说啊,我每次来同一个地方,都有不同的收获,而且,如果我去不同的地方多看看,多转转,我肯定能收获更多。而且上次跟你去的那些地方,我还不过瘾。我想去更多地方看看,想让自己的生活更丰富多彩。”林月兴高采烈的说道。

  “不能啊,我还是希望和你住在习惯的地方,看习惯的风景,我们像徐铭一家人一样,生个宝宝,过个平静安逸的生活。”徐烈轻声劝慰道。

  “不行,不行,我还年轻,还没玩够呢,我不要孩子,我不要安稳的生活,我要刺激,要惊险,要与众不同。”林月跳起来,看着窗外的繁星说到。

  “你已经不小了,马上奔四十了,再不要孩子,以后就是高龄产妇了,再不生,我们以后还能声么?我想要个孩子,要个我们

  的孩子。我每天抱着他看着他,和她一起成长,那才是完整的家庭。”徐烈的声音低沉却执着。

  “怎么了,我才刚刚三十岁,怎么就奔四十了,我还不能生了?!不能生就不生呗,谁说非得要有孩子才是完整的人生,完整的家庭。谁说自己就必须在习惯的环境了接触习惯的人,你觉得那样是安稳。我觉得走在路上也是安稳。”林月有些生气的说道。

  “不,不能,先要孩子,那时候,你再去旅游,我们带着孩子一起去。那时候,我们陪着你,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徐烈之所以如此的反对林月,如此的想要个孩子。主要是因为自从和林月接触以来,他觉得自己越来越抓不住她。

  她开朗,乐观,喜欢天南海北的跑,喜欢自由自在,不喜欢被管束。不喜欢一成不变,不喜欢被约束,他总怕有一天,她不管他就走了。带着她的自由自在的梦想和他满腔的爱离开了。那时候,他该怎么办,该怎么生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