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简单的小幸福(1/2)

加入书签

  王妈妈出意外之后,武夫人开始认真的考虑找个保姆的问题。虽然她不喜欢外人在自己的家里走来走去,和自己一起生活,一起吃饭,但是目前现在的状况,她不得不考虑这个很不情愿的问题。

  王妈妈年纪越来越大了,宝宝也越来越调皮了,马上就要学走路了,自己公司的许多事情都要自己亲自处理。不找个人帮忙实在是忙不过来了。可当武夫人把这个想法告诉王妈妈以后,得到了王妈妈的坚决反对。

  “不行,不能雇保姆,保姆是啥?是啥?那是被剥削阶级,你知道不?在咱们这里雇保姆,你还不让村子里人笑掉大牙?那些雇保姆的,都是剥削阶级,都是老地主,你不知道啊。”王妈妈异常激动的说。

  其实,武夫人也知道王妈妈会反对,但没想到是为了这个反对,都什么年代了,保姆只是个工作岗位而已,怎么还牵扯的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了?武夫人很是不解,对王妈妈的激烈反应也是不解。

  “那你看,你腿脚不方便,我们在这边住着,大哥嫂子来照顾也不方便,我要忙很多事,孩子也大了,以后沉了你根本都抱不动看不了了。你不找保姆,我们家里谁来照顾?”武夫人耐心的解释到。

  “不行,坚决不行!雇保姆,要不是雇保姆,我和你爸,也不能年轻时候过的那么艰难。我不同意,死也不同意。实在是不行,我搬到你哥哥嫂子那里住。把孩子也接过去那边,让你嫂子和我一起照顾,我也不能让你雇保姆。”王妈妈拍着腿激动的说到。

  “怎么还牵扯到你和我爸的年轻时候了?你说说,你看,我这不是迫不得已么?我不是忙不过来,需要人手么?”武夫人无奈的说到。

  “你知道吧,我跟你爸,我们都是地主家的孩子,就因为家里有保姆,成分不好,我跟你爸年轻时候可没少挨批斗。成分不好,就连学都不让上。你爸后来当了铁匠,那全是迫不得已。你知道吧,成分不好,到哪里都让人低看一眼!我可是吃尽了别人的白眼儿了,坚决不能雇保姆!”王妈妈意志坚决的说到。

  听到王妈妈说这些,武夫人便知道为什么妈妈不让自己雇保姆了。本来爸爸妈妈的爷爷乃乃那一辈儿都是家境殷实的老地主,家里都有大片的土地和住家保姆。后来农村土地改革,土地重新分配,还把打倒地主豪绅的口号落实到位。那时候爸爸的爷爷乃乃不知道被批斗了多少次,就因为爸爸的爷爷乃乃家里雇着好几个保姆。

  而妈妈的爷爷乃乃因为提前得知了土地改革的消息,提前把大部分土地分了出去,也把家里的保姆给解雇了,这才没被批斗。但是也给划拨了一个富农的成分,受了别人不少白眼儿非议。

  这些,还是自己小时候听乃乃说的,乃乃说,那时候,他们跟着被批斗挨白眼儿吃尽了苦头,而王爸爸王妈妈也跟着老一辈受了牵连。连到学校读书的机会都没有。那时候,只有贫下中农的孩子们在学校里才能接受教育。而像爸爸妈妈这种地主家的和富农的孩子,是没有资格接受教育的。

  爸爸还经常跟自己说,当时自己看着窗户里的小孩子读书的时候之流哈喇子。羡慕又嫉妒,可是,没办法,他们只能看着,在窗户底下偷听几句便跑回家割草放羊。原来,王妈妈那时候受的苦到现在都还牢牢的记在心里。

  “妈,时代不一样了,你放心,不会有人笑话咱的,你看看,咱们村子不是好多人外出给人家当保姆么?”武夫人笑着解释说。

  “不行,那时外出给人家当保姆,你可不能在咱们村子里开这个头。咱这是农村,可不是人家城市里,咱这里没人家雇保姆,你雇保姆还不让人家嚼舌根子,我就不信了。还不说你有钱烧的!我告诉你啊,绝对不行!”

  王妈妈的话坚定不容置疑,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武夫人看着老人家坚定的眼神,觉得让她改变自己的想法是不大可能的事。武夫人了解王妈妈,一个人多年来认定的事实怎么能轻易改变呢。王妈妈在村里的老太太中已经是开通不过的了。

  换做别的老太太,武夫人当年遭遇的那些事儿和武大闹离婚的事,早都让她抬不起头来,在村子里住不下去了。别说王妈妈,就说三婶儿,那还比王妈妈年轻许多呢,就因为跟三叔闹离婚的事儿,连自己做的好好的手工作坊都不做了。卷着铺盖卷儿外出打工去了,就连过年都没回来。

  “好,妈,您别着急啊,不雇就不雇,我也不愿意雇啊,你知道啊,我不喜欢家里有外人。还是再想别的办法吧。车道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相信,我们能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武夫人安慰王妈妈道。王妈妈一大把年纪了,自己可不想为了这事儿惹她生气。

  “不过,妈妈,你有没有想过,我,我就是说说啊,你别着急啊。我跟你说啊,我就这是这么一说,你就是这么一问,你别多心啊。妈,我爸去世也这么长时间了,你,有没有考虑过,考虑过自己的,自己以后的老伴儿问题。”武夫人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王妈妈大爆发,把自己一顿狠批。

  王妈妈看了女儿认真小心的脸,淡淡的笑了。“我说,你啊

  上次你跟徐铭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唉,我可不爱听墙角儿啊,那晚我起夜,正好听见的,你俩说的那么大声儿!”

  “妈,你还真是狡猾啊。”武夫人终于放下了一颗提着的心。

  “我呀,说实在的,跟你爸过了大半辈子,感情你们也是看得见的。别说是现在这把年纪你爸没了,就是年纪轻轻的,你爸没了,我也不可能再找个了。不过,徐铭的心,我是明白的,他的确是为我好。我也明白,你妈啊,也不是个老糊涂。你们那晚说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