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张章 小别离(1/2)

加入书签

  徐铭的经济危机一直持续到开春以后的阳春三月,二期工程已经动工了,可还有一部分计划中的资金还是没有着落。正当徐铭为自己的资金链问题着急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却给徐铭打来了电话。是徐奶奶生前的贴身司机兼管家,张叔叔。

  “徐铭啊,我听徐烈说,你最近公司的资金链有些紧张啊。”张叔叔开门见山的说到。

  “嗯,我正在努力想办法解决,正在考虑要不要放弃一部分规划项目,延后建设。”徐铭有些无奈的说到。张叔叔跟着徐家好多年了,在徐铭看来,就像是自己家的亲人一样。虽然自从来到山城扎根武家村之后他们并不是经常联系,但是徐铭一直没把张叔叔划在老徐家之外过。

  其实自从徐奶奶出事,徐铭知道,闯祸的那两个二货的生活,一直由张叔叔接济照顾着。张叔叔一向为人低调谨慎,独善其身,这样照顾声誉一败涂地的徐家人,其实就是因为张叔叔本身就没把自己看作是徐家意外的人。他和徐奶奶之间虽然一直没有法律肯定的关系,但是两个人的关系其实是很和睦稳定的。

  “这样啊,徐铭,你想办法来我这边一趟吧,我年纪大了腿脚也不方便了,人也犯懒,不爱走动,你来一趟,我有些事跟你好好交代交代。”张叔叔委婉的说到。

  “好吧,我尽快过去,就这几天吧,我定好车票,到达以后跟您联系。”徐铭知道张叔叔做事有分寸,在自己公司如此忙碌资金又紧张的情况下,要不是有什么着急的事情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叫自己过去的。

  难道是奶奶的事么?徐铭心想。其实徐奶奶的去世带给徐铭很大的冲击,一直教育自己生命重于一切的奶奶在关键时刻丢下自己的生命,挽救了那两个不争气的家伙。这一度让他对自己生存着的意义感到怀疑。难道亲人就可以无原则的包容宽待?甚至用自己的生命为他们的错误买单?

  徐铭一向看重亲人,但他不觉得自己能为了做错事的亲人牺牲或者奉献太多。即使是自己最爱的人,犯错的时候依然要付出犯错后的代价。而不是由别人来帮着埋单。换成是徐铭处理这件事的话,如果他在徐奶奶的位置上,他会义无反顾的把两人送进监狱,但是他们出狱后他会最大程度的进自己所能的帮助他们。

  他想,溺爱绝对不是爱,无原则的包容也不是爱,将来如果有那么一天,即使是自己最亲爱的小雪儿犯了错,他也会义无反顾的让她接受她应得的惩罚。人总不能永远活在别人的庇护之下,也不能无原则的伤害他人背弃社会公则和做人的准则。维护这样的亲人,也是对社会对自己对公义的不负责任。

  因为是临时接到电话的临时安排,所以即使徐铭第一时间安排出行事宜,却还是托了三天才能动身赶往张叔叔那边。因为这次是紧急事件,而且张叔叔说可能要多耽误几天,本来徐铭还想安排武夫人和小雪儿同行,但因为最近小雪儿有些感冒迹象,而且武夫人的公司也正在扩招人手,所以徐铭只好单独前往。

  严格说起来,这还是两个人结婚以后第一次长时间分开。因为之前不管多忙多累,两人每晚都坚持回家休息。而且,即使是远距离出差,徐铭也尽量安排和武夫人同行。而且自从小雪儿出生后,两人尽量不安排远距离出差,只有必须要亲自去的场合才会亲自出去。

  也是亏了这些年武家村提前安上了光缆网络,有些时候,他们开个视频会议就把一些问题解决了,要不然,以徐铭的身份和工作量,想要每天陪咋她们娘俩身边,还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啊,对了,那边天气可能热了,带两件薄的衣衫。还有,你腿上的疤大概天热的时候会痒,我给你带了生肌的药膏,放在你的包里了,你别忘了涂抹。还有,春天正是病毒高发期,你去公共场所尽量带口罩,我给你买了包一次性的,也放在你包里了。对了,吃东西的时候也注意,别吃坏肚子,春天啊,真是麻烦。”武夫人一边给徐铭收拾行李,一边嘱咐道。

  要不是因为最近招工困难,场子里人手不够,自己早就带着小雪儿和徐铭一起去了。两个人在一起朝夕相处生活习惯了,突然要分开好几天,心里还真是很不舍。都说农村剩余劳动力多,但现在很多年轻人外出打工,孩子们也都只要一个,好多交通好些的村子都举家搬走了。有些贫困村子的壮劳力,还都对武夫人的工厂持观望态度,怕工资发不下来,怕厂子不稳定,到时候白忙活一场。

  “对了,你回去的时候,去奶奶的墓地上个香烧些纸钱吧。这是王妈妈交代的,本来清明节我们也应该去的,但是没去成,这次正好,你回去给奶奶磕个头吧,告诉她老人家我们一切都好。”

  “还有啊,林月离开的时候说了,要你回去的时候去徐烈那里看看,嫌弃你他们来的时候你招待不周。”

  武夫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交代着一切其实根本不需要她交代徐铭也会去做的琐事。本来心里好多话想跟他说的,想跟他好好拥抱着说说担心的话,好好告别。可是有些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本来么,两个人天天在一起,说话的

  时间占去了大半儿。而徐铭只是去个几天就回来了,哪有那么多心里话。可武夫人就是觉得说不够,就是觉得舍不得。

  “嗯,你说的,我都记着了,放心吧。药膏我会按时擦,水也喝干净的,尽量不在外面吃饭,也会去看看奶奶,再去徐烈徐万那里转转。趁着这机会,好好给自己放个假,转换下思维,说不定能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徐铭放下手里的材料,拥抱着喋喋不休的武夫人,安慰道。

  他不理解,为什么有人会嫌弃自己的老婆唠叨。自己爱的人唠叨的话都是关心的话,温暖的话,他就爱听武夫人碎碎念,他就爱她在他身边唠叨。有她的唠叨,他才觉得这世界温暖许多,才觉得自己的生活充实许多。

  “我,我有些,不舍得,不舍得你!”武夫人呢喃道。她把头悄悄凑到他的脖子上,狠狠的闻了闻他身上的味道。这么多年都是他抱着自己睡的,这样突然分开,她晚上肯定要失眠了。只是,她心底里突然的想起当年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