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武多要相亲啦(1/2)

加入书签

  武夫人和徐铭的不愉快一直延续到第二天的傍晚,两个人各自做自己的事情,根本没有交流意向。武夫人不明白徐铭为什么要在王妈妈的事情上如此执着,徐铭则是介意武夫人为什么要说自己是一个外人。

  而王妈妈根本不明就里,还一直沉浸在自己对武大和白玉珠的愤怒里。她最近心烦的厉害,每天做饭收拾家务的时候也有些心不在焉。中午炸鱼的时候不小心弄伤了手,手背烫起了一个鸡蛋大的大水泡。

  武夫人和徐铭把她送到医院包扎回来以后,徐铭便认真又严肃的和武夫人讨论了王妈妈的问题。

  “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但是我还是要和你说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安排好妈妈的晚年生活。”徐铭紧挨武夫人坐下,说道。

  “我现在不想和你吵架,我很累,不想说话,我需要休息。”武夫人说的不是气话。一天又是照顾宝宝又是忙工作,又是照顾妈妈,真的累到虚脱,不想说话。

  徐铭看着武夫人倔强的背影,有些不知所措,但更多的是伤心难过,为什么,自己的真心得不到她的理解呢?他们之间从来没有这种不合拍的情况出现,所以乍然如此,两个人都不知道该怎样解决。

  “也好,我一会儿还有个会要开,可能晚些回来,明天我们再谈吧。”徐铭说完以后便披好外套出门了。

  武夫人看着一旁空荡荡的床铺,第一次觉得自己和徐明原来有很多的不同有很大的距离。为什么,自从两个人相处以来,什么问题和矛盾两个人都能很好的调和,偏偏在老人的问题上闹起矛盾来呢?武夫人想的心烦,干脆不想。因为疲累,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漆黑的夜里,武夫人一个人往前走着,她又冷又害怕,一个人胆战心惊的摸索着路。就在这时候,前面出现了一个人影,武夫人像看见救命稻草一般追了上去,一把抓住那人的手臂。那人轻轻转过身来,是徐铭。武夫人很高兴,觉得自己找到了依靠,便扑到徐铭怀里要和徐铭一起赶路。可当她扑进徐铭怀里时,徐铭却一闪身离开了,武夫人大声的叫他的名字,喊他回头。可徐铭就是不搭理自己,一个人自顾自的走着,很快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

  “徐铭,徐铭,徐铭,”武夫人大声喊叫着,拼命挣扎着想要追上徐铭,可自己的脚却陷进了泥土里,怎么也拿不出来,走不动。

  “夫人,夫人,夫人!”

  武夫人被温柔的呼喊声叫醒,才知道自己刚刚是在做梦。只是那梦境那么真实,像是刚刚发生的一样。

  “夫人,夫人,你做噩梦了?”徐铭紧紧的把武夫人抱紧怀里,轻声安慰道“没关系,没关系,我在呢,我在呢,你怎么了?没事,没事的。”

  武夫人被徐铭的拥抱唤醒,看见自己正在徐铭的怀里。他没有离开,没有不管自己,他正在稳如的安慰自己,照顾自己。武夫人紧紧的反抱住徐铭,轻轻的啜泣起来。

  “徐铭,不要离开我,不要不管我,不要丢下我。我不能没有你。”

  “不会的,怎么会呢,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也离不开你。”徐铭轻声道。

  “对不起,我,我最近,最近事情太多,我,我太累了。”

  “我理解,我知道,是我不好,我做事太要强,没照顾你的立场和感受。”

  两人终于重归于好,一个紧紧的拥抱终于消解了彼此的误会和隔阂。本来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不过是两个人的观念有些向左,只要好好谈满是可以解决的。

  只是从徐奶奶过世到现在,两个人都在紧张的工作中。生活和工作的压力,让两个人都处在强大的心理压力中。又彼此隐忍着不倾诉,最终在王妈妈这件事上,两个人的情绪同时爆发。

  “我知道,徐奶奶的去世让你很难过,很不理解,也心有愧疚。”武夫人说到“你觉得自己的徐奶奶的生活中有所遗憾,而且现在又把王妈妈当成唯一的亲人,所以很想多做些什么给她更多的爱和保障。”

  “但是,你要理解,我们生活的这个大环境。王妈妈和哥哥还有嫂子的局限性。我们都是农村里长起来的,要是你真跟王妈妈提这个问题,她真的会很难过的。”

  徐铭心有所悟的点点头,“是我太着急了,我的心情最近不好,有太多的事需要解决,太多的工作需要处理。我压力也有些大,希望你理解我,包容我吧。”

  “我理解,我知道,我知道你是为了妈妈的将来考虑。我也试着想办法旁敲侧击的探探妈妈的口风,好好的解决这个问题。让妈妈的晚年生活更幸福。只是,你千万别心急,我需要时间。”武夫人说到。

  “嗯好,我听你的,我爱你,不能没有你。”徐铭紧紧抱住怀里的武夫人说到。

  “我也是,对了,会开的怎么样了?后期宣传出了些问题?”武夫人早就知道徐铭的项目在后期宣传方面和政府一些部门产生了分歧。政府部门的主要目的是宣传古村的商业模式和商业运转。可徐铭和团队更想宣传的是真个个古村的历史和文化氛围以及居住体验。

  “其实,我

  觉得这并不矛盾啊,一块宣传就是了。”武夫人说到。

  “我们也这样认为,可是,政府觉得招商更重要,宣传其他的等招商事宜起订下以后,等确保可以保住政府的基本投资之后,再给考虑其他的宣传。他们主要怕文化氛围和商人的投资意向有冲突。”徐铭解释道。

  “别着急,慢慢来,你们这种合资项目就是麻烦,像我这种独资的小公司,爱咋咋地,没人跟我争管理。”武夫人笑言。

  所有的不快在两人的絮絮交谈中烟消云散,小雪儿安静的睡在自己的小床上,不时地在梦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