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武大到访(1/2)

加入书签

  武大和白玉珠回到村子里,到武夫人家拜访的时候,武多妈妈已经闷闷不乐的回去了。她想要回去好好考虑下武多的婚姻大事,最起码和老公和儿子好好商讨之后,再决定要不要考虑给武多介绍门亲事。

  武大许久不曾回来,回来的时候被村子里的巨大改变震惊了。虽然还是原来的那个武家村儿,但是自己的家门自己都几乎要找不到了。他在门口徘徊确认了好久才决定进门探看,直到看到武夫人出门迎客才知道原来这真的是自己曾经的家。

  原先到处是泥泞尘土的土坡路,现在都被石头铺砌起来了,门前空地上的老井旁边又安装了个磨盘,就在原先的石凳处,又加了几个石凳,和石桌。院子内原先的红砖地也该为石砌的了,两边的耳屋拆掉了,整个院子更加的干净敞亮了。冬日里依然郁郁葱葱的冬青树,和墙边一树的粉色腊梅,让整座院子看起来充满勃勃生机。

  虽然原先的主房外面看起来没什么大的改变,但是内里的布局和布置却大不同了。地面是原木地板,墙壁故意做的凹凸不平,各种家什物件看上去古色古香的。屋子里温度刚刚好,进屋脱掉外套坐下,觉得有温暖又舒适。

  直到此刻,知道武大已经在自己曾经的家中坐下,喝着武夫人沏好的茶,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里曾经是自己的家。虽然一如往前的温馨舒适,但感觉上却更多地是惊异和陌生。这真的是我曾经的家?这是我和她一起生活过得地方么?他曾经最珍视的地方,终归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家里收拾的真是整洁舒适啊,这哪里是农村的小破屋,这明明就是隐居的大别墅么。”武大在默默的惊讶想心事的时候,白玉珠正好武夫人寒暄交谈。

  “对了,来的匆忙,也没带什么礼物,这些山城特产,本来是我要带回老家的,送给你们吧,你们别嫌弃啊。”白玉柱把随身背包里的一些礼物堆在桌子上,客气的笑道。

  “不用,不用这么客气,你带回去吧,这些我们这边都有。”武夫人笑道。

  “都说让你不要嫌弃了,你这还是嫌弃了不是?”白玉珠一脸的不乐意,佯装生气,让武夫人把东西收下。

  “好,我们收着便是。谢谢你的一片心意。”徐铭打圆场说到。

  虽然四个人严格意义上来说没有什么恩怨情仇可言,但四人这样坐在一个屋子里,气氛总是有些尴尬。要不是徐铭和白玉珠都是爱聊天暖场子的主儿,这会儿房间里怕是要结冰了。

  “白女士,在哪高就啊。”徐铭不是个八卦的人,不想知道武大和这个女人的来龙去脉,这会儿也只有聊些客套话了。

  “我嘛,自己开店的,小宾馆的,混口饭吃,闭不上徐老板和夫人的买卖做的大。”白玉珠笑着说。“我嘛,和武大现在在山城开了两家小店了,都在大学城附近,一个在北一个在南,生意还算行。小老百姓吗,没啥大志向,吃饱穿暖就够了。武大他人踏实也能干,自从有了他,我们的生意比以前好多了。”

  “其实,其实,以我们几个的关系,我们来拜访,还真是有些尴尬。”白玉珠说这话的时候看了武夫人一眼,武夫人也惊讶的看了她一眼。这个女人的直白和坦率非常出乎她的意料。

  “但是,我觉得,既然来到这了,你们也开口邀请了,来一趟看看,也满足一下我的八卦好奇心,也,也对大家的过去做个了断,虽然大家以后不一定能做朋友,但心里也别结着疙瘩。人么,都有犯浑的时候,也都有重新开始的机会和权力,你们说对不?”白玉珠的一番话,不但让武夫人觉得心里舒服了很多,也让徐铭更开心的笑了。

  徐铭大笑说道:“嗯,白老板是个通透的痛快人。”跟这样的人聊天说话不用拐弯抹角儿,大家都舒服。

  “可不,我也是犯过混的人,也是个可怜人,不过现在,我也是个幸运的人,这不遇到武大,我也算是重新开始了一段新的人生了。我啊,这人,现在活着就一点,痛快!在不影响别人不影响社会和谐的大前提下,痛痛快快的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白玉珠一个人絮絮的说着,武夫人不时地给她添茶倒水。虽然真的未曾见过,但是真的觉得并不陌生。大概,这个也是个有故事的好人。

  “唉,过去的那些糟心事儿我就不跟你们唠了,这大过年的,影响大家的好心情。总之,不管怎样,我现在,都想大家以后好好相处。你们虽然是大老板,但肯定也有需要人的时候,有啥小事儿我们能帮的肯定也帮。我们呢,小老百姓,没啥大事尽量不麻烦你们。”白玉珠说完这话,自己哈哈的笑了。真是,自己的脸皮真的越来越厚了,啥话都能说的出来。

  她掩住笑,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虽说以前你们不认识我,但我跟你们都很熟悉,武大不知道跟我说过多少次了,武大有过愧疚,也努力偿还过,不过,终归,大家还是有缘无份了。最后,老天爷把他送到了我身边,我们还算聊得来,就在一起了。这不,去年冬天刚领证,本来想年前来给老人家上坟祭拜的,但是有些事耽搁了。拖到现在才能来。”

  “以后

  也少不得过年过节的要来祭拜,到时候,也少不得来麻烦两位讨口水喝。”白玉珠说话不卑不亢,自己自的侃侃而谈,让这原本尴尬的氛围逐渐热络了起来。

  “给你们添麻烦了。”武大开口道。

  “不麻烦,不麻烦。”徐铭笑道。本来这活络气氛的重担压在自己身上,他还有许多压力。现在,看这白玉珠自说自的很是开心,自己便也放松起来,听她说些有的没的。

  白玉珠,的确是个有故事的人,本来是女干部的她,因为贪污受贿做了好几年的牢,出狱后才发现自己的老公孩子和家人都迁居国外了。连和自己通个电话他们都不愿意。还有以前权利掌控下交的朋友们,一个个都视她为病毒。见了能躲多远就躲多远,还有冷嘲热讽的,指桑骂槐的。万念俱灰的她准备投湖自尽的时候,竟然发现那湖水太浅,水深不过自己的腰。投湖没死成,只是崴了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