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这事儿,那事儿,烦心事儿啊(1/2)

加入书签

  武夫人在紧张忙碌中迎来了新年,因为危机的影响一直存在,销量迟迟没有达到以前的销售水平,所以几个业务人员的工资也下降了好多。为了鼓舞士气,也为了新年以后大家更有干劲,武夫人决定从自己的存款里拿出一部分资金给员工们适当补发奖金。

  因为自己自从创业以来,一直不断的在投入资金,而且自己从来没有向银行申请过贷款。她一直觉得做生意要一步一个脚印慢慢来,而且要保证资金预备充足。所以她公司的收支很是明朗,而且对商铺之间的交易也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从不赊账,也从不拖欠别人的货款。

  但是此次危机打乱了许多她原来的计划,工厂设备和厂房修葺的开销也占用了很大的一部分资金。所以,自己不得不另想办法。

  本来给武多的购房款今年年底就能交付给武多那边了,但这样一来,武夫人只有先顾忌职工们,然后考虑武多的钱款。

  搬到武家村儿以后,武夫人家便成了武家村大姑娘小媳妇们的聚散地。以前不爱说的,从不来往的,都爱往他家凑。一是因为武夫人现在是她们眼中的成功人士,二是因为武夫人家里宽敞又暖和,所以,很多人白天没事便带着孩子拿着马扎来她们家串门子。

  可这样以来,不但宝宝不能好好休息,王妈妈也增加了许多的劳动量。自从武夫人搬了回来,王妈妈也跟着过来照顾宝宝,帮着武夫人收拾打扫。一开始,王妈妈还非常开心这种被众人拥戴追捧的感觉。可时间一长,发现这些人每天吵吵嚷嚷不说,孩子们也都十分调皮,把家里弄的乱七八糟,自己收拾起来很是麻烦。

  “夫人,你能不能跟妈妈说说,能不能不让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来家里每天折腾?”徐铭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本来么,他这些日子忙着应对工作,一期的工程马上就要结束了,很多的收尾工作要在明年五一之前完工。争取在黄金旅游季到来之前正式对外开放。自从回到武家村,徐铭就在家里僻处一间屋子做工作室,在家里解决一些工作问题。这样每天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吵吵闹闹的,让他的许多工作根本都无法继续。

  本来嘛,他就是个爱清静的人。本以为这样的现象只是乡亲们一时贪图热闹,过个三五天就消停了。没想到人不但越来越多,孩子也越来越多,他们家都快成了孩子们的游乐场了。就连以前从不来往的许多外村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也借着这样那样的名义来家里凑热闹。

  “我已经好些时候没能安安静静的和你们安安静静认真说说话吃个饭了!”徐铭补充说。

  不但是徐铭,就连武夫人和王妈妈也都有些受不了了。可伸手不打笑脸人,来者都是客,怎么能开口不让人家进门呢?而且,马上就过年了,要是跟村子里人闹得不愉快,自己家过年也过不安生啊。

  “毕竟是在村子里,不是在城里,整天不见低头见的,要是认真计较起来,一村子都是亲戚,让妈怎么开口啊?”武夫人为难道。“本来,要是不开这个口子,或许还好办,现在他们每天来蹭吃蹭喝蹭暖都蹭习惯了,你要是不让人家来,人家肯定心生抱怨!”

  “可这是我们的家,不是游乐场,也不是慈善场所,怎么能为了别人影响我们的正常生活呢?再这样下去,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徐铭已经忍耐到极限了。

  家里的摆设和工艺品已经碎了好几个了,而且上次员工们上交的设计稿还差点被一个大妈拿去当成硬纸板给剪成鞋样儿。再这样下去,他们不离开,自己就得离开了。

  “好吧,我想想办法。对了,找玲子嫂子,她最有办法对付这种事了。本来,哥哥刚一结婚的时候,家里天天有去看新房凑热闹的,那次,不知道嫂子说了什么,大家就都不去了,而且就算是去也坐一会儿就马上走了。改天,我问问她说啥来的?”

  武夫人想起那时候,一开始因为哥哥的房屋装修样式比较新奇,好多人都来观摩参考,家里有时候从早到晚都不断人。王妈妈每天烧水倒茶的跟个老妈子似的伺候人,最后都快累到了。大概也是因为有这个不好的记忆,所以武夫人结婚后在武家村为人处事一向比较高冷。

  说起来,她最不喜欢那些闲着没事唠嗑嚼舌根的人。也不喜欢热闹,不喜欢在人多的地方多呆。她总觉得有些人就是爱不熟装熟,仗着别人的不好意思得寸进尺。本来这次回来一开始家里来人的时候她就嘱咐过王妈妈,可谁知道王妈妈一时高兴,没忍住,就把一波一波的人都招了过来。

  如果这时候武夫人站出来高冷一番,人们是不来了,可以后邻里之间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以后怎么相处?

  “所以啊,人啊,千万别一贪图时的虚荣和痛快!你看咱妈,这次知道后悔了吧,刚刚还跟我抱怨有些人不赶就不走呢。”武夫人给玲子打电话说明情况之后,玲子在电话里说。

  “呀,嫂子,几日不见,你的思想上升到一个新高度了呢。别贪图一时的虚荣和痛快这么经典的话你都说得出来了。”武夫人笑着开玩笑道。

  “可不,咱妈可不一开始就是显摆么。你看

  我家里装修的好吧?我家里暖和吧?我闺女女婿有本事吧?她心里就是这么想的。上次我去的时候,咱妈做饭的时候还在那里跟人家吹嘘呢,你看我家这刀这锅,都是女婿从德国带回来的!”玲子抱怨道。“人家那人直接说,哎呀,您让我在您家吃吧,我尝尝德国的锅煮出来的饭啥味道!”

  “还有啊,上次,还把小雪儿的衣服拿出来给人家看,说是多么舒服多么软。还说给人家那大肚子的小媳妇留着呢!”玲子记起王妈妈那满脸都是骄傲的样子,心里就醋溜溜得。

  怎么,她就那么夸自己的闺女女婿,也不夸夸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