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流言啊流言(1/2)

加入书签

  武大和吉福嫂子去南方的事情像是六月天里疯长的野草一样,在这个人口不多的山间小镇蔓延开来。人人街头巷尾谈论的不再是东家的孩子西家的猫,而是一个半老徐娘带着自己家老头子用命换来的几万块钱拐带着邻居家的小白脸跑了。

  武夫人虽然不爱热闹不喜闲话,却也在田间街边听了不少耳旁风。连到镇上赶个大集都有人指指点点。自然大家也都对她有所顾忌,说的轻描淡写,在外面都传成好几个版本了,有说武大和吉福合伙谋害了武大哥私奔的,有说武夫人整天和武多鬼混武大受不了跑了的,更离谱的是说武夫人不能生武大领着吉福出去偷生孩子的。

  山里的男人都常年出门扛活,山里的女人无事可做,长夜寂寞,不整点花边新闻日子多无趣?不管怎样,她虽有些失落难过,她不是铁金刚,油盐不进,心情总会多多少少被流言影响,但她还是相信他的,最主要的是为武大受了这不白之冤生气难过。她也想过跟别人解释,只是她也明白,解释不了,更解释不清,人们总是愿意相信自己愿意相信得,才不管那到底是不是事实,是不是真相。等武大在那边稳定下来,挣了钱回来,看她们还怎么乱嚼舌头。

  这日武多来帮武夫人安装好过冬用的暖炉烟筒前脚刚走,王妈妈就火急火燎的赶来了。一进门见到武夫人就掉下泪来,武夫人见状忙把王妈妈让进屋中,以为王妈妈又受了嫂子的气,刚要开口询问,王妈妈就哭诉起来:“闺女,你咋瘦成这样了?你跟武大的事,你咋不跟妈说呢。

  ”武夫人一听是这就笑了:“说啥,你听着啥了?我俩啥事没有!”

  “到这时候你还瞒着妈,你个傻孩子。”王妈妈一边抹泪一边抓着武夫人的手使劲的捏了捏。

  “妈,外面传的都是瞎话!”武夫人安慰王妈妈到:“妈你又不是不知道,人们没事就爱乱嚼舌根子。”

  “那,你咋瘦成这样?”

  “我就是最近身上不大舒服,老是反胃,不想吃饭!”

  “你可别骗妈啊,上午我回老宅听你王婶说,说那个吉福带着武大跑了,还说武大把家里的钱全卷着跑了。我这不放心,就赶着来看你了。怪不得你哥哥说啥也不让我来看你。”

  “哥哥前几天就给我打过电话,我跟他解释过了,我告诉他不让他跟你说的,越说越说不清楚。省得你胡思乱想。”她上了年纪爱操心,爸爸又刚去世,她不想再让妈妈为了些无中生有的事胡思乱想。

  “就你这脾气,不爱跟人来往也不爱多说解释,才让外面那人传的那么难听。”

  “你不记得我跟武多的事啦,以前多少人说闲话,说啥难听的都有,越解释越解释不清,现在人们都习惯了不也不说啥了。”她总归是相信一点的,那就是清者自清,无愧自己的良心就好,何苦太顾及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对自己的评价和看法,那样活着,太累。只要她爱着守着的人,知道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