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强者的定义(1/2)

加入书签

  徐铭回购徐奶奶别墅的事遭遇不少人有心或者无心的阻挠,其中极力阻挠的就是黄家老二。因为武夫人的事,徐铭和他有些过节,他一直都记恨在心准备报复。虽说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老徐家也算是没落了,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徐家再落魄,也还没轮到受他摆布的时候。

  徐铭只是略使手腕,就把黄家老二送进了局子里。这种人仗势欺人,欺软怕硬,结下的梁子多了去了。根本都轮不到徐铭直接动手,徐铭只需稍稍授意,就有人送了他个顺水推舟的人情。

  徐铭在生意圈子里是出了名的实在人儿,做生意一向都是秉承诚信经营的原则。很多人一开始和徐铭接触,也有过想要跟他耍心机使阴招的时候。可都被徐铭意义识破并反击了。是,他是个实在人儿,是个好人。可并不代表好人就是傻子,实在人儿就得任人宰割。他不是不会虚伪不会阴损,只是对这些下三滥的手段不屑一顾。

  如果有人想要逼着自己放弃自己的正当权益,他也会毫不留情的予以反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一向是他的座右铭。只有友好善良的人才值得被友好的对待,对坏人善良仁慈,那是对坏人的纵容,那样对真正的好人根本不够公平。

  房子要回来以后,徐铭专门找了人看管和打理,便和武夫人一起回武家村儿了。那边的工程还有许多的重要事件等着他处理。武夫人的公司也积压了一堆的工作。既然一切都已处理好,一切都按着徐奶奶的心愿在发展。他该做的能做的也已经都做了,是时候该忙自己的事,过自己的日子了。

  只是这次离开的时候,徐铭的心理空落落的,好像,这个地方,少了好多值得牵挂和珍藏的东西。暂时,或者很长时间之内,他都不准备回来了。

  林月本来打算跟着徐铭和武夫人一起去武家村看看的,徐铭力邀她做宣传部的经理。她很乐意,觉得那是个很适合她的职位。以前自己开事务所觉得太辛苦,在别人的公司做律师又要接许多违心的案子,她觉得律师这行真的是不适合自己。就连在自己父母公司挂职,自己都觉得心烦。

  不过因为徐烈的原因,她还暂时不能离开。徐烈的精神状态一直很低迷,他还不能接受这个家翻天覆地的变化。总觉得自己在这场徐家的变故中,责任重大,心里很自责。林月为了开导他,规划了好多旅游线路,准备和徐烈一起去走走。说是陪徐铭散心,其实也是满足自己到处走走看看的愿望。

  走些没去过的地方,见些没见过的世面,总能让自己的心更宽广更磊落。人生苦短,享受自然,这是林月最新的口头禅。虽然不能和武夫人和徐铭回去感觉有些失落,但是陪着徐烈照顾他也不算是讨厌的事,所以她送两个人的时候并没有太多抱怨。

  “你们好好享受生活吧,人生苦短啊!”林月对即将坐车离开的徐铭和武夫人说到。

  “我们都知道了,要享受自然。你和徐烈旅游的那些路线走完,我们武家村一期的工程差不多就要建设完工了,到时候你们两人一起过来正好。我们那的新建筑规划群,肯定让你眼前一亮。”武夫人高兴的向林月推荐到,其实除了推荐,更多的是炫耀。

  “好啦,不要再跟我宣传你们的大村子了,我知道你们家徐铭有多厉害,人家可是个能化腐朽为神奇的主儿。”林月打趣徐铭道。

  “嗯,既然知道我的能力,就尽快来做我的手下。你在旅游期间可以适当帮我宣传,见人就跟他们聊聊我们古村,跟他们推荐推荐我们古村的宣传网页。”徐铭笑说。

  “好的,没问题,到时候我要奖励!”林月调皮到。

  “好的,我也没问题。”徐铭说。

  武夫人和徐铭在回程的路上,认真的讨论了要不要把徐家的事告诉王妈妈和哥哥的事,虽然之前早有决断不细说。但是,要是哥哥嫂子还有妈妈问起来,怎么都逗留如此长的时间,该怎么回答。

  武夫人决定一语带过,但是徐奶奶的事总是要告诉家人们一声。徐铭也赞成,只是说:“即告诉他们奶奶意外去世,我们那边的规矩便是过两个月以后才能离开家,这样就行了,其他的,不必说了,害他们担心。”

  虽然徐铭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表情平静,情绪也是波澜不惊,没有什么起伏。但是武夫人知道徐铭心里不能解的结和无法开解的痛。有些痛苦,只有等时间渐渐抹平,根本别无他法。武夫人能做的,也只有更全心全意的照顾他,多和他谈宝宝的事来转移他的注意力了。

  记得有一次两个人谈起生死,徐铭很是悲凉的对自己说,如果生命的长度可以控制的话,他希望和武夫人同时离开。他不想自己先走,留武夫人孤孤单单一个人,也不想让武夫人先离开,承受思念和无奈的痛苦,

  那时候,徐铭还说,自己对死的概念一直明朗,觉得不过是一个物种的生命进化成另一种形态存在。虽然那个人不存在了,但他会变成灰烬,他细小的分子会慢慢分解渗透到其他的生命状态里,比如空气,植物,水,甚至是人。

  武夫人虽然对死没有什么明确概念,就知道那人离开了,

  不见了,只能存在梦里或者是想念里了。但是觉得徐铭的分析总是有道理的。那灰烬,经历多年以后变成尘土,被微生物或者生物分解成更小的粒子,掺入水了,飘扬到空气里,在被人呼吸进鼻孔里,都是有可能的。所以,当她听完徐铭对死的概念的解释,她对死一直很释然。

  因为她觉得,我们虽然看不见那个人了,但那个人却无处不在。所以离开并没有什么好悲伤。但是,武夫人也知道,接受亲人的生命从一种形态变成另一种形态,也是需要时间的。

  现在,武夫人在想,是不是该拿出徐铭曾经告诉过自己的死亡概念来探讨一番。可是看到徐铭摸索着奶奶临走之前托徐万带给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