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风浪里的每个人(1/2)

加入书签

  林月的消息带到以后的第四天,徐奶奶的消息就跟着来了。最新章节阅读不出徐铭所料,就是二伯的原因,其中还有徐正德一部分原因。两人欺上瞒下,偷工减料赚取黑心钱,还把某些官员的受贿资金吸收进来洗白。

  徐奶奶虽然之前知道两个人惯用一些小商小贩的伎俩,但没想到他俩越玩越大,刹不住车了。“要怪就怪我自己明知道这两个人有问题,还把他们安排在如此重要的位置上。可是,徐家虽说家大业大,但真能用的人,真想接受这徐世集团的人,却没有几个。老三如果接手,更要把这整成一个烂摊子。”徐奶奶的原话如此说到。

  徐奶奶叮嘱徐铭,千万不要采取什么其他的暴露自己的行动,还说自己已经有完全之策。这次把徐铭叫回来,也是为了为自己将来的计划做准备。总之,其他的除了嘱咐就是琐碎的回忆和小祝福,整的像告别似的。

  “我的问题没有带给她么?为什么那些涉及公司机密的问题奶奶都没有回答我?”徐铭问道。

  “问了,都问了。”林月说,“奶奶说那些不重要,让你不用操心,只要守在这里静静等待。”

  徐铭不再说话,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之中。奶奶什么都不说,还说已有计划,大概就是有解决的方法吧?可是这次情势牵扯这么大,奶奶她人现在还身在医院,能有什么万全之举?

  “对了,奶奶还说,让你尽量把自己公司的账做细,随时应对检查。还说,要是可以的话,最近尽量不要出国,还说,在国内的活动越随意越好,但是只限于私事,这边的公事往来暂停。”林月复述着朋友带出来的话。她也知道,此次徐世集团挽回无望,破产只是时间问题了。只是当下,徐奶奶的态度让人太捉摸不透。

  徐铭听完这些,无奈的摇着头,打发林月离开之后,就把自己关进了自己的房间里。他理不出头绪,心里乱的厉害,他暂时,找不到出路和方向。

  武夫人听完林月的话,也知道以自己的能力能做的少的可怜。便只好尽心尽力的照顾好宝宝和徐铭还有自己的身体。现在,她帮不上忙的情况下,绝不能给徐家人添乱。

  焦急的等待了一个星期之后,武夫人和徐铭得到了一个他们从未想过的根本不想得到的消息。一个甚至连林月都觉得无法接受的,惊天噩耗。徐奶奶坦白了一切,一切都是她指示二伯和徐正做的,而且很多事,徐正都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做的。而且,住院治疗的她在配合完相关部门的全部调查之后。突发心脏病,抢救无效去世。

  徐万赶来通知徐铭的时候,整个人是木然的。据他了解,徐奶奶身体状况一直很好,心脏也没什么毛病。突发心脏病去世这个消息,可信度实在是太低,太低。可是,事实是,当他获准赶往医院探视时,徐奶奶在他眼前倒下了。

  之后便是徐奶奶盛大而凄凉的身后事,人走茶凉自是真理,树倒猢狲散更是毋庸置疑的真理。徐铭和徐万为徐奶奶举办的盛大葬礼,除了徐家自己家的亲戚和关系慎密并无利益纠结的几个人,根本没有别人来告别。

  就连急匆匆从国外赶回来的徐烈和三伯,都被在机场被人直接带走控制。此后,就连徐铭和徐万的名下资产,也被清算调查。

  这场声势浩大的调查直持续了将近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连不相关的武夫人的账户,也被调查有没有和徐世的资金往来。最终,这场慢慢公开的调查,在冬天到来的时候彻底的结束了。直到调查结束,各大新闻媒体才爆出徐世集团集团的惊天内幕。各种指责和声讨扑面而来,整个徐氏的家人都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就连常年生活在国外的徐嘉,也被身边的朋友嘲笑和排挤。虽然,妈妈和爸爸早已不再联系,自己除了挂着徐家的姓氏被人熟知之外,他和徐世集团并没有什么实质意义上的关系。

  徐铭在此后很长的时间内,都不能接受奶奶去世的这个现实。他不觉得奶奶辛辛苦苦的支撑一个企业有什么错。他也不觉得奶奶这样包庇定罪的行为有什么高尚之处。他甚至一度怀疑,奶奶所说的,肯定是她做过的。要不然,她怎么能经得住那么多部门的调查,把所有的事事无巨细的交代清楚。

  二伯和徐正也因为连带责任得到了相应的处罚,但因为是从犯,又有后期徐家人的想方设法的营救和关系突破,作为经济犯中的次要成员得了可有可无的所有的减刑,还可以缓刑。可以两人的身份和心性,在外生活还不如坐牢来的踏实。

  以前依附他们的全都不见了踪影,以前吃了他们哑巴亏的全来讨回颜面和损失,就算是毫无关系的小门小户,借着他们不干不净的名义,也或多或少的给他们脸色和难堪。两个人经过此事之后的精神状态也大不如以前,留在徐万提供给他们的住所里苦闷度日。

  徐铭自始至终都没有见过他们两个,对他们两个人的未来和以前也不想多做关心。他每日里苦思的,唯有奶奶的心思。奶奶那么坚强的人,经历过大起大落大是大非的人,见惯了生死离别的人怎么会选择那么一条不堪的路?

  他能理解徐世集团的沉没,商界

  沉浮的事,他也经历过也见过。在竞争这么激烈的社会里,商人们耍点小心机,争取更多的利益本是人之常情。就算是正儿八经的的生意人也有可能在社会大洗牌里被推下历史舞台。商场么,本就如战场,有胜者,就有败者。

  可难道作为败者就该选择丢弃自己的生命这条路么?徐万已经得知,徐奶奶的去世并不是意外。她自己早有打算,也许是为了思考二伯和徐正操作整个事件的关键时间和关键人物,也许是思量其中的蹊跷。总之,她在用自己的方法得知左右内幕之后,选择了自己承担并离开这条路。

  “药物她早就掌握了,事情的结果也在考量之中了,只是,她怎么做到的,我们再也无法知道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