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医院里的武多(1/2)

加入书签

  武夫人和徐铭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了,因为徐铭不想武夫人掺和这件事,所以两个人在家争论了好久。最终在武夫人和王妈妈还有德福哥的轮流劝说下,徐铭答应和武夫人一同去看武多。但是他说,全程,武夫人必须一步也不能离开自己。

  “其实,你不必勉强自己的,你不欠他的啊,是我欠他。”徐铭有些丧气的说到,他对武多妈没把一切告诉武夫人的行为非常厌恶。他懊恼当初没有郑重的警告她,让她必须把这件事保密。

  “这次,如果他好起来,就让一切都过去吧,你们两清,我和他也两清。毕竟,他也算个可怜人。”武夫人有些紧张的说。

  已经到了医院门前了,两个人还没有下车。武多妈妈已经打过好几次电话来催了。武夫人看着已经亮起灯的医院招牌,看着医院大厅里涌动的人流和通明的灯光,尽量不去想那个漆黑的夜晚。

  “走吧,我们下车吧。”武夫人告诉徐铭说。人都到了这里了,再逃避也没有意义,不如尽快的解决,尽快的脱离这个环境。武夫人紧紧抓住徐铭的手臂,在他的搀扶下下了车。

  “我看,你还是回去吧。”徐铭实在是不愿意看武夫人面对武多,他不愿意她把愈合的伤口撕开来。

  “不要再说了,我们一起面对。”既然他们彼此纠缠的孽缘如此深重,不如其中一人努力迈开一步,让三个人都走出困境。

  武多所在的病区是市医院新建的一栋大楼,精神病专区,坐落在医院门诊楼的右后方,被一片茂密的垂柳树包围着。这边相对常规病区那边人比较少,也相对安静。虽然路两旁的灯光非常明亮,但武夫人总感觉这边的环境有些莫名的阴森。

  她总怕那些柳叶已经非常浓密的树枝下指不定什么时候会蹦出个人来,张牙舞爪的扑向自己。要不是她紧紧的的被徐铭抱着,估计这会儿自己早就拔腿逃跑了。可是心底除了害怕,却生气了些许的同情,对武多的同情。

  正是大好年华,本该生活在阳光下的车水马龙中的青壮年,现在却只能被幽禁在这充满消毒水味儿的医院中。没有太阳,没有明天,更没有希望。强壮如他,本不该过这样的生活,就算但凭着一身力气,他也该过的衣食无忧。

  想到武多,想到对他的可怜和同情,就又想到他的任性和愚昧。心里便生出许多愤慨。谁也没有责任负责你的生活,如果你不努力,不进去,只是一味的沉浸在自己的烦恼忧伤里,你注定过的一塌糊涂。

  “你们终于来了,闺女啊,你快进去看看他吧,他正闹呢。”武多的妈妈正在门口焦急的等着徐铭和武夫人的到来。看到他们的身影便快速的迎了上去。

  “就在一楼东面的尽头那间里,医生刚给他注射完营养液离开,这才不到一刻钟的功夫,就又开始自己打自己了。”武多妈妈抹着眼泪,一脸的忧愁。

  “谢谢,谢谢你们能来,不管怎么说,都是他造的孽,谢谢你们能来。”武多妈妈走去找医生过来给开门去了,剩徐铭和武夫人两人一步步小心翼翼的向武多的病房门口走着。

  或许是因为太紧张,两人都没有说话,徐铭以一个极其难受的姿势包围着武夫人。两只手,一只护在她胸前,一只护着她的肚子。肩膀还尽量的靠着她,对她形成一个包围圈。武夫人走路别扭,看着徐铭一脸的苦大仇深,反倒笑了。

  “我们又不是去上战场,你看你。”武夫人停下脚步,擦拭着徐铭额头上的汗滴。

  早知道武夫人早晚要面对,还不如当初自己什么都不管,好好护着她,不让她知道这一切。

  “别紧张,没什么,也就是个故人而已!”武夫人这句话安慰的是徐铭,也是安慰的自己。

  徐铭用力的点点头,和武夫人一起继续向那门口走去。武夫人的性格大抵如此吧,她不算是最坚强勇敢的也不算是最聪明伶俐的,但每每关键时刻,她总能做出最理智的决定。既然有问题,而且自己能解决这个问题,何必让问题停在那里让身边的人和自己都不舒服?

  虽然走廊的路不是很远,武夫人却觉得走了很久很久。旁边的房间不时传出尖叫和叫骂声,但她却觉得走廊里异常的安静。她来到武多房间的门口,门上一个玻璃窗,正好可以看到里面的情景。

  犹疑了几分钟,武夫人抬起头深呼吸,朝那小窗户里看去。

  里面是一个剃了光头穿着病号服的中年男人,除了白色床铺被褥和白色的墙壁,什么都没有。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