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亲人的力量(1/2)

加入书签

  “怎么回事儿?怎么你自己回来了?徐铭呢?”王妈妈看着拖着行李箱一脸不悦的武夫人,看向她空荡荡的身后问道。这两个人一向都是出双入对,怎么今天竟是武夫人单独来了?看惯了他们一起,单看武夫人一个人孤零零的还真有些不习惯。

  “他有事,今晚不来吃了。”武夫人闷声说道“啥也别问了,我饿了,我啥也不想说,就想吃点东西。”

  “你,你们,”王妈妈为难道。

  “妈,我饿了!”武夫人冷脸到。

  王妈妈了解自己的闺女,要不是真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她从不这样跟自己摆脸色。这些年还没见她跟自己这么冷脸过,肯定是跟徐铭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儿了。自己的孩子自己了解,她不想说的时候,问也是白问,自己何苦多问白白招惹她难过。

  “咦,你怎么一个人来了?徐铭呢?”刚从厨房走出来不明所以的玲子问道。

  “没事少说话!快干你的活取!”王妈妈打断玲子到。

  玲子老大不乐意的去厨房继续忙活了,武夫人一屁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眼睛盯着电视机,里面演的什么却全然不知道。

  为什么,徐铭就是要帮着武多呢?她是真的想不通。从哪方面都想不通,是为了她?为了她的话就该离那家伙远远的。还是为了他自己?他自己和武多有什么好纠缠的?虽说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自小根本不一起长大,也没什么感情好谈的。就算是出于对兄弟之情的顾念,帮着他交住院费,给他请护工,看着他走出重症监护室,也算仁至义尽了。

  他武多要寻死,是你一个外人能管得了的?何苦还要继续跟他纠缠不清?她不喜欢,不喜欢武多总是跟个影子似的在她周边晃悠。一想到武多,她好不容易放下的一切,就又要统统捡起来面对,那滋味实在是不好受。

  他那么爱自己,为什么,非得要帮一个伤害过自己的人?为什么连个合理的解释都不给自己?武夫人心想。

  “夫人,徐铭呢?”从外面回来的德福见武夫人一人来还带着个箱子,不解的问道。

  “哦,他有事,不来吃了。”武夫人说。

  “大过十五的,能有啥事,我去叫他来吃!”德福转身欲走。

  “哥,你别去!”武夫人急忙起身阻拦到。

  “为啥?吵架了?”

  “没,没有,我们有点事谈不拢。”

  “有啥事?还不是武多的事!”德福哥看着武夫人愁眉不展的样子,一语道破原由。武夫人和徐铭为了武多的事闹得不愉快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整日里陪着徐铭去武多那里,他能看不出来?!

  “不全是。”武夫人叹气道。

  “走,跟哥哥出去走走。”德福拽起武夫人道。又对厨房里忙活着的王妈妈和玲子说道“饺子等我们回来再下。”

  德福当然知道夫人为什么不高兴,她不能原谅武多,自然有她的原因。可自己和徐铭帮着武多,也有自己的考量。那日里,武多妈妈在病房外和徐铭说的话,德福也是一字不拉的全听见了。

  两人各有各的苦衷,各有各的考量,如果武夫人和徐铭因为武多的事影响了自己的感情,那就太不值了。

  “你小心点,路滑。”德福扶着摇摇晃晃的武夫人说道。过年后的一场大雪,下了整整十天,路两边扫出来的雪都快有一人多高了,虽然经过几天的融化,也还有半米来高。武夫人打小走路都爱踩雪,这次也不例外。她踩在路边的融化后又冰冻起来的积雪上,小心翼翼的,听着脚底下嘎嘣嘎嘣响的声音。小时候,她觉得,自己走在雪上,像是在嚼冰糖。

  “没事儿。”武夫人笑道。一只手臂搭在哥哥的肩膀上,继续踩在雪上摇摇晃晃的走着。

  “跟徐铭生气了?为了武多的事?”德福笑着问。

  “嗯,哥,我不理解。”武夫人从雪上下来,闷闷不乐的说。

  “哥哥理解,那我问你,哥哥对武多照顾,你理解不?”哥哥问。

  “以前不理解吧,后来,你跟我说了以前发生的事,我多少理解了一些。”武夫人说。

  “要说起来,哥哥和武多,其实犯过一样的错,都是该被恨被唾骂得人。”

  “哥,你别这么说。”武夫人听完哥哥的话,心里突然有些疼。

  “说不说,都是事实,摆在那里,为什么你恨武多不恨哥哥?那时因为你的立场不一样啊。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