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命运有多可笑,你我不知道(1/2)

加入书签

  武多的意外严格说起来,其实算不得意外。他失魂落魄浑浑噩噩的回到山城的时候,正赶上变天。他要回来,从那时候看到手机里死了一般的自己之后,他便决定要回来。死也好,活也罢,总得回到自己的家乡,除了武家村,他想不到别的地方。

  他搭乘了拉货的四轮货车赶到市里的时候,天空飘起了雪。他下了车,走去搭乘赶回镇上的客车。路上,看到人们或笑或闹的认认真真活着,自己却孤单的不知道如何是好,整颗心仿佛一下子就被掏空了。他站在那里,茫然的看着周围川流不息的人群和车辆,想到了夫人。

  “下雪了,下雪了,那时候的雪中,她笑的是那么的淡然美丽。可是这一切,最终都是被我毁了。如果不是自己混账,她不会活的如此辛苦。”武多背负着沉重的行囊,在马路中央嘀咕道。他看见远处赶过来的那辆车子了,那车子的光明亮刺目,鸣笛声音也格外的响亮刺耳。他是可以跑开的,可是,双腿却像灌了铅似的沉重。他不想跑开,他跑累了,不但身体累了,心也累了。他不想跑了,跑来跑去,心里还是绕不开那个疙瘩,那疙瘩如一个毒瘤般,吸取了他人生的希望和未来,只留给他无奈和失落。

  当身体重重跌落在雪地上的那一刹那,他甚至觉得高兴,非常高兴。他终于不用再跑了,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不用再牵挂也不用再愧疚。这牵挂和愧疚,已经耗光了他的所有抱负。

  “多啊,多,多!”当武多在一声声的呼唤声中睁开眼睛,看到眼前不想看到的脸,他决定,再睡着试试。可是身上仿佛被千万根针扎被千万烙铁烧灼般的疼痛感,让他根本无法再睡去。

  “大夫,大夫,你看看他怎么样了,怎么刚醒来又晕过去了。”身边的女人焦灼的喊道。

  “大夫,大夫,你快看看,快看看。”

  “没事,病人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明日就会转去普通病房,您放心吧。”

  “我,我求您,大夫,您一定要治好他。”

  “好啦,好啦,先出去吧。”

  武多有些厌烦的听着耳边的声音,他不喜欢这世界,不喜欢这环境,不喜欢这声音。为什么自己没有死?为什么不让他死?他睁开眼睛看了看眼前刺眼的光,他想抬头,抬不动,想动手,动不了,想要抬抬脚,也抬不动。

  “如此这般,像个活死人一样,还不如死了的好。”武多心想。他一颗心沉在放弃的沼泽里,根本不想出来,这些人却硬生生的把他拽了出来,真是令人生厌。武多乱七八糟的想着心事,脑袋不一会儿就像爆炸般疼了起来。他想喊人过来一刀把自己砍死,可是他根本发不出声音。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又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

  王家的小厨房里,正飘着浓浓的香味儿。“已经是十五了,也不知道人怎么样了。”王妈妈在家包着饺子,一颗心却飞出去老远。再怎么说,再怎么恨,那孩子,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

  “妈,人家亲妈都去了,你还担心的啥劲啊。没想到啊,武多,武多竟然,竟然是徐铭的,唉,真是,真是头大。你说,这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一家人在一起生活,该多么,多么尴尬啊。”玲子说道。

  “别说了,不管怎样,算是委屈了咱家夫人了,唉,也委屈了徐铭那孩子了。”王妈妈感叹道。直到现在,她才知道,武多竟然和徐铭还有这层关系。夫人嘴也是够紧的,竟然也不早说。

  “妈,你说,你说,徐铭也真是挺不容易的啊!”玲子心想,强奸自己爱人的人竟然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

  “行了,做你的活儿吧,别胡说了!”王妈妈制止玲子到。大概要到饭点了,夫人和徐铭应该快来了。

  而武夫人和徐铭,在自己的小家里,却还没有要走的意思。武夫人老大不高兴的收拾着衣物,看着眼前愁眉不展的徐铭,有些恼怒的问道:“怎么了?到底你要干什么?他妈不是来了么?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再说,我就不懂了,他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你担心的。”

  她心想,就算是曾经他们有些兄弟之间的情谊,那也该在选择她的时候想好放弃了。怎么现在,他反倒是为了他的事整日里牵肠挂肚起来?一个伤害过自己老婆的人到底有什么值得可怜的,值得他为他一趟趟跑来跑去关照的。

  “他要死要活,那是他的事,是他个人的选择,你想改变什么?”武夫人知道,武多自从到了普通病房后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