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醉酒的徐烈(1/2)

加入书签

  自从和徐铭谈过徐爸爸的话题,武夫人总觉得对徐铭心有愧疚。提起他最不愿意提的问题,让他感觉不快乐,自己也不开心。徐奶奶说她在感情方面的处理比徐铭要强,实在是高看她。在感情的处理方面,她其实是个顶被动的人。不知道徐奶奶说这话的目的是不是给她鼓励和引导。

  这日海风有些凉,武夫人和林月在海边吃着超市里买来的零食,谈心事。林月宣告自己和林正的感情彻底画上句号,求安慰。本来,武夫人打算早日赶回去的,小公司的小领导最是忙碌。身兼数职的武夫人快被手底下几个人这样那样的电话折磨的脑细胞枯竭了。

  看那林正是个顶正直又负责人的男人,怎么还来玩失踪这招儿?作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最起码分手的时候要跟对方明白的讲清楚,这样平白无故的消失最让人难受。武夫人知道一个女人在对方不明确的态度下做出抉择有多难,所以,她心疼林月,决心留下陪她几日。

  “不要为渣男浪费自己的眼泪和时间,你是顶聪明的女孩,这些你应该比我清楚。”武夫人安慰林月说。

  可安慰的话谁都会说,既然真的爱过,想要真的放下重新开始哪有那么容易。总之她现在最需要的是陪伴和时间。反正徐铭已经回山城了,自己的生意多少有他照应,也出不了大的问题。自己不能一味的忙自己,不顾失恋的朋友。

  “夫人,我想,我还是和你去你老家吧。”林月说。

  “这时候?天要慢慢冷了,以后恐怕又要大雪封山了,你确定?”武夫人知道林月是个最爱热闹的,每日里泡吧旅游的很少有安静下来的时候。

  “唉,在这里真的很辛苦啊,处处是他的影子,看见个穿制服的就以为是他,我想换个环境。”林月叹气道。

  “我觉得你更适合这里,或者你父母那边。”武夫人真诚的说。她了解,她去玩个个把月还行,时间长了她真的受不住。他们那边交通不方便自是不必说,就连通信也很不方便。整个县城就只有一家网吧能上网传送东西。他们镇上连手机信号都不稳定,林月的智能手机到了那里,只能当个普通的手机用。而她日日里捧着个手机上网,是个最耐不了寂寞的。

  “谁不知道啊,可我真不想呆在这里了。你不知道,以前还有烈哥哥陪着我安慰安慰我呢,现在连他都不搭理我了,大概嫌我烦了。”林月觉得最近徐烈一直故意的躲着自己呢,就连一起陪徐铭外出办事,都很少和自己说话,几乎都不看自己。

  “父母那边,早就嫌我烦了,我这来来回回的折腾,在他们眼里就是十足的不靠谱儿,公司业务都懒得让我管了。她们也都忙的跟陀螺似的,根本没时间搭理我!那边都是些眼比天高的老白,我回去的什么劲儿啊!”林月的父母对林月最近的表现很是失望,早就停了她的资金来源,连公司的管理都不交给她做了,美其名曰,让她安静下来好好反省。

  “我现在要不是还在那家律师事务所挂个闲职,以前也还算有理财的意识,存了几个闲钱,投资了些小公司,还有些进账,要不然,我得饿死了。我好累啊,夫人,你养我吧,我去你那里。”

  武夫人觉得林月的话实在是十足的可气,她那收入都够养活他们一个镇上的人了好不好,怎么就快饿死了。她说的那些小公司,随便拎出一个来就比自己的小公司规模大好不好。看看,这就是传说中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好,穷人,我养你。”武夫人无奈道。

  “你真好,我爱你。”林月娇滴滴抱了武夫人说到。

  武夫人听完这话一身的鸡皮疙瘩,都说失恋的女人最无常,她要是真爱上自己可怎么办?毕竟,自己是如此的优秀。武夫人委婉的跟林月表述了自己的想法,让她千万别对她一个已婚少妇报什么大的幻想,她此生除徐铭外谁都不爱。

  此话一出,林月一巴掌狠狠的拍在武夫人肩上,武夫人感觉那肩膀似有电流走过,又麻又酸又涨。便赶紧的住了嘴,讨好的冲林月笑着。怎么这丫头搬东西的时候没力气,连通水都提不动,出门连包都要自己帮她拿。打人的时候手劲儿就那么大呢。

  两人正你来我往聊得火热,一个醉汉摇摇晃晃的向着两人走来。武夫人闻到酒味厌恶的看了那人一眼,想着拉林月走开,林月却固执的抽回了被武夫人拽着的胳膊。走上前要跟那人理论。此刻,她正需要出气筒。

  “啊。”武夫人正准备去拉开林月阻止一场大战,谁知反应慢了些,还没开始行动耳边就传来林月大声的尖叫声。

  “你干什么。”武夫人上前一把把林月拉到身后,护着他。把那男人推开好远。这不要脸的臭男人竟敢非礼林月。武夫人刚刚才看清,那男人竟然紧紧的抱着林月,吻她的脸颊。

  “你,你,你你,告诉你,我会跆拳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