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你是我爹我就得爱你?这是个深刻的话题(1/2)

加入书签

  回去的路上,徐铭紧紧的攥着武夫人的手。连着几日的吵嚷折腾,终于有时间静下来和她好好的说说话。徐铭觉得,如果领结婚证是给自己的感情一个交代,那这次的婚礼纯粹就是为了给徐奶奶一个交代。还好,徐奶奶看起来很是满意。

  “累了吧?”武夫人问。

  “还好,就是这几日里太闹腾,都没能好好的看看你。”徐铭说。

  前排徐奶奶的司机听了徐铭这话,不由的轻笑出声。谁说他徐家大少爷是个弯的?明明就是个再直不过的直男好不好。不但是直男,而且是个耿直直率会甜言蜜语的直男。放到女生堆儿里最受欢迎的那种。

  武夫人听到前排司机的笑声,羞赧的抽出徐铭手里自己的手。把脸看向窗外,夜晚的街道两边灯火通明。这城市的夜景似乎也有它的美好,清风和煦,灯光绚烂。让孤独的人可以不那么寂寞,让热闹的人可以好好热闹。

  “张叔叔,你笑什么?”徐铭嗔怪道。老张是他们家的老司机了,一直跟在徐奶奶身边,跟徐铭爸爸的年纪差不多。所以徐铭一直喊他张叔叔。

  “没有,没,就是突然想起些开心的事儿。”老张说。可不是么,本来被传是同志的少爷举行了盛大的婚礼,跟自己的新娘十分般配登对,这可不是顶开心的事?

  “你害我的新娘害羞了。”徐铭说道。说罢还故意往武夫人的身边靠了靠,把她揽进了怀里。他可不想和自己心爱的人保持距离。

  武夫人娇羞的笑了笑,紧紧靠着他。真好,在这安静又繁华陌生的街道上,靠着自己爱的人,感觉真好。她突然想到一句话,爱的人在哪里家就在哪里。这次回来这边,她觉得这里的一切好像都亲切了许多。

  “奶奶跟你说什么悄悄话了?两个人那么亲昵?”徐铭好奇到,他还从未见过奶奶和哪个人那么亲密过。

  “没什么,就是聊聊家常啊,无关紧要的小事儿而已。大意就是,找到你能嫁给你,是我一生的福气,让我好好珍惜你。”武夫人笑着说。

  “奶奶的这个观点,我表示赞同。反正,你肯定是离不开我的,只有和我在一起,你才能幸福。”徐铭赖皮加要挟到。

  “好,我不反对,你的观点。”武夫人无奈道。“只是奶奶年纪大了,你以后多抽时间陪陪她。”

  “奶奶不需要啊,你大约还不知道吧,徐烈被奶奶赶出别墅了。”徐铭神秘说到。

  “真的?我还真没注意到。说来也对哦,这次回来好像没怎么见徐烈。”武夫人说,“为什么?”

  “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他太烦,徐奶奶说要过潇洒的老年生活,不希望小辈打扰自己。据说专门请了个私人瑜伽教练,做老年瑜伽,调整腰椎。要让自己充实起来,搞不好还要开场恋爱!”徐铭知道徐奶奶不同于一般的老年人,她的生活一向被自己安排的有声有色,她才不是需要被人陪伴的那种老年人。她最近好像有一句新的人生格言:“不精彩不成活,八十开花也是花。”

  “徐奶奶只知道在我们身边安排了眼线,没想到我也安排了眼线在她身边吧,是吧,张叔?”徐铭长日里不在徐奶奶身边,徐奶奶又不喜欢用手机,也不喜欢被人嘘寒问暖,徐铭只好用徐奶奶最常用的招数来关心她了。所以他安排了个最靠谱的眼线,她凡事要出门做点什么,这眼线就得跟着。

  “哈哈,你们可真是一家人!”张叔笑道。当然是指徐铭和徐奶奶,这两人竟然用相同的招数来关心彼此。打个电话就解决的事儿,何必呢?

  “我真挺佩服奶奶的,年纪这么一大把了还这么有追求有思想。”武夫人说。

  “还不是年轻时候被被人耽误拖累了,老了有时间有能力了当然要为自己多活些。”张叔深有感触的说。

  “那倒是,年轻时候阅历不够定力不够,总是被左右被迷惑,老了才能看清自己想要的,可往往到那时候不是身体不行就是能力达不到了。说起来,人活着还真是挺可怜的。”武夫人心有感慨的说。

  “怎么突然有这番感悟?”徐铭关心的问。

  “大概是跟奶奶说话说的吧。偶尔我自己也迷茫,拼死拼活得过的那么辛苦,到头来白骨一堆灰一把,什么都没有了。你说我们争争抢抢的,到底是为了什么?”武夫人自从做生意以来,也遇到不少奇葩的人和事,也吃了不少亏,偶尔也会觉得辛苦。

  “因为总是能感受到身边的美好啊,因为总是有希望,活着或许辛苦,但辛苦中总有让人舍不得的甜蜜。”徐铭安慰说。

  “大概吧,只是美好都是些什么?有时候很难确定。”武夫人问。

  “那是因为受知识水平和生活环境限制以及年龄差异造成心中的追求不同,所以才会不确定美好都是什么。对于我来说,当下的美好比如亲情,比如爱情,比如喜欢的阳光和绿树,比如,这夜晚和煦的风。”徐铭说。

  “也对,其实有时候想想,是因为我们想要的或者计较的太多,所以不快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