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爸爸不见了(1/2)

加入书签

  武大整理好衣衫心不甘情不愿的开了屋门,冲着院外没好气的吆喝:“谁呀!!!”武夫人整好了衣服麻利的收拾起碗筷杂物。

  听得院外的武大说“妈,你咋来了?这大晚上的,你自己来的?”武大打开门看见来人是丈母娘,忙不迭的请进了屋里。

  武夫人忙着端茶倒水,到没特别在意母亲脸上红红的眼眶,大概是受了冷风吹的。“咋了妈?出啥事儿啦?你这大晚上上一个人跑过来,咋不打个电话叫我过去?”以前妈妈受了嫂子的气没处诉苦的时候,也会来女儿这住上一晚,和闺女拉拉家常倒到苦水。家丑不可外扬,何况是被自己儿媳妇欺负这么没面子的事,能说的也就只有自己的宝贝闺女了。可那时候住老宅离着近,现下不是刚搬去镇上和嫂子一块儿住了,这么大老远她是一个人跑这来的?这次肯定是生了大气了。

  王妈妈喝完茶顿了一口气,被热茶一熏眼圈就更红了“没啥,我和你爸被你嫂子赶出来了?”

  “啥,那我爸呢?”武夫人赶忙朝外走,转了一圈不见人又转回屋里。定定的看着王妈妈,前一阵不是刚跟哥哥嫂子搬完家么?那时候一家人还好好的,还是嫂子执意要爸妈搬去的,怎么这几天说恼就恼了?不过这一切也早在武夫人意料之中,嫂子那脾气她不是不知道,相处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爸呢?!”武夫人着急上火一肚子话想问,王大妈确是楞楞的不出声。

  “你爸气跑了,找不着了!”半晌才狠狠的憋出一句话,说完哇的哭出声来。

  “这可咋办啊?前天晚上你嫂子嫌我做的饭难吃摔了盘子,你爸生气说落了她几句,你嫂子就赶我们走,你哥拉着我不让走,你爸就一个人跑了出去。一开始寻思他出去串门消消气就回来啦。可到现在还没回来,你哥拉着我去老房子那看了,没人,亲戚朋友的也都问了,也没人!!”

  “前天!你咋不早来找我。”怪不得三婶神神叨叨的样子,原来是听上了消息来探探情况。“现在才来,你先在这,我出去找找去。”武夫人翻出床褥子下的手电筒,拿着就要往外走,王妈妈一把拉下她。“这天都黑成这样了,还能去哪找?你快别添乱了。”

  武大也拽回她:“你别着急,先听妈把话说完啊!”

  “该找的地方都找了,山沟田地的都没他人影,你哥也报警了。那个家我说啥也不呆了。自从把老房子卖了和你嫂子一块儿搬到镇上,你嫂子就没给过好脸。也不怪你爸受不了要走。这才住了不到半个月,你嫂子就这样,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那天还跟你爸动了手,你爸气不过啊。”王妈妈抽抽搭搭的说完,整个人像是被人抽了筋骨一样软塌塌的靠在椅子上。

  “报警人家警察咋说?你咋不早给我个电话?我也好帮着找找!!!”武夫人又心疼又生气又着急,一屁股坐在条凳上,闷头大哭了起来。

  “你别着急啊,我这就去咱哥那问问情况,你照顾好咱妈啊!”武大穿起外套发动摩托车冒着浓浓的山雾去镇上哥哥的新家了。

  武夫人看着低头用衣袖擦泪的王妈妈不由得更责怪起自己来。王妈妈为人从来谦虚谨慎,贤淑端庄,从小到大,她从来都是看到妈妈不卑不亢笑眯眯的接人待物,她从来没看过妈妈哭,也没见过她这样萎靡狼狈。到这时候了,还跟妈妈置气,她该有多难过啊。这是该自己挺身站出来保护安慰妈妈的时候啊!

  “妈,你甭担心,武大跟哥哥一定会把爸找回来的。我嫂子真是越来越过分了,你也不用去那里住了,你跟我爸以后就住我家。我去把东边两间收拾收拾,你和我爸以后就住我家!”搬家之前武夫人背着哥哥把家里的存款给了嫂子,说是王妈妈让给的,她也暗示过嫂子钱是送的,不图别的,就为着一家人和和美美安安生生的过日子。嫂子也满口应承着。这才几天?就又闹得一家人鸡飞狗跳的了。

  “我和你爸我们你就甭管了,我俩去后山老田那块儿搭两间屋将就住着去,反正这一大把年纪也活不了几天了,在那住去田里干活还方便。”

  “那可不行,那里没个人家,你俩那么大年纪了,万一摔了碰了喊破嗓子都没人听见,谁管你们?我说了,就住这,这事听我的,反正以后我是不让你们看嫂子脸色了!该给的你们也都给了,该受的苦也都受了,以后就住我这,看她敢再说啥!你这好些天也没睡好了吧,快去躺下歇会去,我去找个人跟我把东屋收拾出来去!”王妈妈不说话,一个人叹着气抹着泪去屋里歇下了。

  武夫人拐进东屋,摁开灯,昏黄的灯光雾蒙蒙的照着满屋乱糟糟的家什物件,她竟不知道该从哪下手收拾。这两间是以前公婆住的房间,公婆去世后,武夫人把公婆生前常用的衣物用具一应都拿去坟头烧了,只留下一张床一个衣柜和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平常就用来放些不常用的衣服被褥和杂物。看着冷清清的房间,想着自己刚过门就相继离开的公婆和自打嫂子进门就委曲求全的爸妈,武夫人不由得一屁股坐在门槛上呜呜哭起来,爸要是再有个三长两短可该怎么办?自己想有个公婆在身边伺候侍奉都不得

  机会,嫂子有爸妈那么实心实意的公公婆婆对她百般照顾,她怎么就不知道珍惜?

  “夫人!”随着大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武多提着手电筒走了进来。

  “这么晚,你来干啥,快滚!”武夫人站起身擦了把泪警惕性的往后一躲。这说话声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