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打开尘封的门(1/2)

加入书签

  次日,武夫人和徐铭一起,准备回老房子看看。徐铭一路上不怎么说话,只问了武夫人一句:“如果我想要这房子,建成后你会不会和我一起回来住?”

  武夫人笑了笑没有回答,她觉得这问题当下真的回答不了。难道徐铭一点儿都不介意自己曾经和另一个男人在那里生活过?虽然重新修缮之后或许面目全非,但当两个人在一起生活的时候难道他不会想到她和武大的过去?他们曾经在那里相濡以沫,相互痴缠。连她自己想到都不免烦躁,他就能如此的安然处之?

  路还是那条路,一如既往的,车开到一半便无法前行,他们只好下车步行。徐铭紧紧牵了武夫人的手,一步一步向前走着。上次回来找村长开证明,走的也是一样的路,武夫人却没有觉得如此的紧张过。那时候她铁了心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并没把那老房子放在心上。连看一眼都懒得看便饶了过去。

  可这次,她觉得每一步都如山重。不知道门前的石榴树今年挂没挂石榴?旁边的石凳灰尘厚不厚?打开那厚重的门她将面对什么?三年了,三年没人打理,那屋子会不会早已不成样子?

  徐铭只管紧紧的握了她的手,向一路上开始忙着修路的人们点头示意着。虽然大部分都是熟识的乡亲,武夫人却一个人也没认出。她的眼睛和心,全不在这里。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不曾和武大在一起,不曾有这些过去,你会不会更爱我,我们会不会更幸福?”武夫人抽出徐铭紧攥着的手,手心里全是汗珠儿。她轻轻的在自己米色的风衣上蹭了蹭,掩饰自己的焦虑。

  “你就是你,我既然爱你,就爱全部的你。”徐铭抓过武夫人的手,继续牵着她。

  为什么,明明连武大自己都可以原谅,可对这房子却如此的耿耿于怀?越靠近,心里就越郁闷。仿佛小时候千辛万苦爬到树上摘了最爱吃的野果子,却因为没有抓牢全撒到了树下,被人抢了的那种无奈和郁闷。

  好像不一会儿的功夫,武夫人就被徐铭牵着来到了房门前的土坡下,从这里抬头,可以看见门口不远处的水井护栏和石榴树。树上并没有石榴,树叶也早已落了大半,一副萧条的样子。

  “这石榴树和石凳还有这口井都回留下来,周围这些土坡路会全铺成石头路,你有什么意见么?”徐铭轻笑着问道。

  “嗯,你喜欢就好。”

  “这土坡会修建石阶,面积也会扩大。还有这口井……”

  “徐铭,我想我还是不看了,我先回去吧,我没带钥匙。”武夫人有些紧张的打断徐铭说。

  “不用,嫂子早就把钥匙交给我了,看看吧,都到门口了。”

  武夫人看了一眼灰黑色破败的大门和门上已经锈迹斑斑的门闩,不知道那把看起来锈成一陀的锁还能不能打开。

  “来,钥匙给你。”徐铭从风衣兜里掏出钥匙递给武夫人,上面还系着那条红色的丝线。那还是武夫人和武大结婚时候,武夫人从两个人佩戴的胸花上剪下来的。武夫人打了个同心结,挂在钥匙上。

  刚结婚的时候,钥匙她和武大一人一把,都系了相同的丝线,不过后来武大出门打工后不小心弄丢了自己的那一把。那时候武大抱怨自己粗心,武夫人还开导武大说:“啥大不了的,咱俩就用一把钥匙,反正我永远都在家里等着你。”

  武夫人拿着那沉淀甸的钥匙,走到门前。“啪”的一声,那锁头竟然毫不费力的打开了。或许是以前武夫人把它照顾的很好的缘故吧?那时候,她每个星期都会仔细的打磨下铅笔的碎铅小心的灌进锁头里。临离开之前,她还在锁头上系了两层塑料袋,以防风吹雨淋的腐蚀了那锁头。

  那时候她还以为不过过个年,最多个把月,她就回来了。那时候,她还以为自己肚子里有武大的孩子。只是没想到,这一离开,竟已有三年之久。

  随着大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房门上久积的尘土和木屑飘落下来,差点眯了武夫人的眼睛。尽管有徐铭在一旁小心的用手护着,还是有些碎屑飘进了她的眼睛里。眼睛瞬间便红了。

  徐铭细心的拍了拍落在武夫人肩上的碎屑,帮她把风衣的扣子理了理。紧紧的搂了她的肩膀,笑道:“开门红。”

  武夫人被徐铭这一语双关逗笑了,笑得有些止不住泪。院子里的围墙还是老样子,武大被塑料布盖着的绛红色摩托车还在屋檐下放着。只是红砖地上因为长久无人管理的缘故长满了杂草,这草经过了三年的四季轮回,早已经很成规模。一片片的扑倒在砖地上,早已看不见那红砖本来的样子。

  “这院子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