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爱的是非曲直黑白对错(1/2)

加入书签

  眼见着忙碌的日子一天天过去,武夫人每天都过得充实而快乐。马上就要十月了,还有一个月就要回徐铭老家准备婚礼事宜。所以这个月武夫人特别的忙碌了些,把各种工作交代好,还要去各个店里考察看看保证供货量。

  徐铭的项目因为搬迁遇到阻碍,一直没有大的进展。所以他和几个投资人商议之后决定实行第二方案,也就是武夫人告诉徐铭的景点试点方案。但是徐铭的团队又从中增加了很多的其他特别吸引眼球的方案。

  路已经在修了,徐铭他也选定了几处已经空置很长时间的老房子还有几户愿意主动出让房子的人家,进行试点建设。第一个要改造修建的地方,就是武夫人和武大以前的老房子。这处房子在村口处,位置显眼,周围人家少,施工也不会对周围人家有太大影响。

  徐铭其实很想把吉福家的房子一并买过来改造了,可是苦于无人做主,便准备放弃。武夫人知道这事以后,第一时间找到了刘桂娴,把武大临走时留的信给她看了。

  “没想到那个女人还不算黑心。”刘桂贤抱着武文家的老二,一边摇晃着一边说。自从和老公离婚她跟着两个儿子住,主要的任务就是给儿子们看孩子。

  “您看,这房子,你想住么?”武夫人试探问道,要不是徐铭这次的工程需要,她还真忘了信里提到的这件事。招娣说过,房子留给刘桂娴。

  “住?这镇上两套大楼房,村子里还有两套大院子,哪里住的过来吆。”刘桂娴人实在,不是个坐地起价的,痛快的说道:“你就让徐铭拿去用了吧,价钱他看着给,贱人住过的房子,晦气,我连看都不想看。”

  “那就好,那就好。”武夫人当下便给徐铭去了电话,把情况跟他说了个清楚。武夫人还写了张字据,让桂娴嫂子摁了个手印。武夫人知道武才武文不是那好说话的,故意选他们去村里鱼塘的时候找上门。不但立了字据,还悄悄录了音。

  虽然觉得自己这样做似乎有些趁人之危,但觉得想帮徐铭就得想好万全的办法,要不然就是给他添乱。

  果然,武才武文回家知道自己妈悄悄的把那房子处理了,心里很是不痛快。当夜便寻了武夫人要要回字据,说老人家不懂事,老糊涂了才下了那么个决定。

  武夫人自然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多得些钱。故意打哈哈说这事她也不是很懂,就是按着徐老板公司的程序办的。现在手续早都交到公司去了,手续大概是镇长拿着。因为徐铭这事属于镇上的重点项目,镇长亲自监工,所有手续啊文件的一律都得镇长亲自过目。

  二人一听傻了眼,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徐铭他们不怕,镇长他们可不敢惹。镇长都定了的事了,他们哪敢反悔?罢了罢了。两人闷闷不快的想要离去,那边的武夫人却又安慰道。

  “不过,咱们都乡里乡亲的,我可不能看着你们心里不痛快。这样吧,不管镇上补贴你们多少钱,我都让徐铭再给你们多加个三千五千的辛苦钱,你们看行么?”

  俩人顿时眉开眼笑,对武夫人感恩戴德起来。谁多得了钱还有不高兴的?两人都是聪明人,自然知道镇上给的价格高不到哪里去,妈妈签好的合同里又没提价格的事儿,这些钱算是白捡来的。

  “那你们以后,可得在村里多照顾我家徐铭,给乡亲们多说些好话,多帮帮忙。”武夫人笑道。本来,吉福大哥家这套房子建的比较气派,比较新潮,出的价格高些都是应该的。

  “没问题,没问题,以后徐大哥的事就是我们的事。而且这事儿啊,我们绝对保密。”武才笑嘻嘻说到。

  武夫人心里一惊,才发现论起精明自己不过就是个老人家口里的“瓜娃子”,比起这兄弟里差远了。这偷偷补贴他们钱这事可不是不能说么,说了以后那些早就定好了的家家户户不都得多要钱去。自己还没想到呢,他俩倒是先想到了。看来自己还是得多历练。

  送走两人,武夫人怏怏的倒在床上,觉得自己脑子最近总是不够用的,觉得自己以前的日子白活了,怎么就浑浑噩噩的过了那些日子,啥都没学到啥也不会跟个傻子似的就知道心里装着一个人?

  深秋时节,秋风渐冷,窗外的枣树枝噼里啪啦的拍打在窗户上,发出像是儿时放小鞭炮的声音。那一年,她八岁,他十岁,他摘了一捧半红半绿的小枣儿,怯怯的塞进她的手里对他说:“你真好看,等我长大了,我娶你。”他不曾食言,娶了她,他却没有好好珍惜她。是不是她也有错处?

  也不知道这前镇长为什么要移栽颗大枣树栽在院子里,正好挡了窗户的光不说,一有风吹草动屋子里就充斥着枣树枝划窗户的声音,尖锐又刺耳。不知道新房东会不会答允把这树砍了去。

  徐铭还没回来,武夫人一个人想着乱七八糟的心事。最近她总是想起武大来找她道歉时的眼神,那里面的怯懦让她心疼。是的,让她心疼。她一直忙,都没时间静下心来思考自己心里的情绪该怎么表达。现在,就在这一个人冷清的夜里,她才明白,那是心疼。

  她们总是爱过的,难道他的背叛就能

  抹杀曾经他对她所有的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