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此傍非彼傍(1/2)

加入书签

  武夫人和二花赶到超市的时候,三婶儿正红着眼圈儿往外跑呢。见了武夫人没好气的呸了一口便跑开了。武夫人强压住看热闹的心,朝着三婶的背影说到:“婶儿啊,有空来家喝汤啊。”那三婶儿哪里肯搭理她,没好气自顾自的走了。

  武夫人看着她一身戾气,便把心中原先的愧疚抛了开来。有时候适当的给这些长舌一点儿教训也是应该的,不然她们总是管不住自己爱胡说的舌头。徐铭说过,造谣生事上升到法律层面就是名誉侵权,她满可以告她个侮辱罪。

  玲子正一脸笑的走出超市,看见武夫人和二花便迎了过来,傲气的说:“别说,你这招还真管用。”武夫人示意玲子闭嘴,她可不想把武三婶的事儿闹得人尽皆知。

  “嗯,快回去帮妈忙吧,中午了,店里要忙起来了。”武夫人催促玲子离开,又嘱咐道:“让咱妈多准备几个菜,今天二花在家吃。”

  玲子连声应着离开了,她以前总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可武夫人告诉她一个秘密后,她就对有些事守口如瓶了。武夫人跟她说,现在是信息社会,消息就是生产力就是经济来源,平白无辜的把消息八卦之类的告诉别人,就等于把钱个利益送给了别人。玲子是什么人,爱钱挣钱守好钱是她生活的三大基本原则。她怎么可能白白把钱让给别人?

  “你嫂子现在,好像变化了不少啊。”二花问道。

  “嗯,可不,人都是会变的,你我不也一样?”武夫人一边挑挑拣拣的选着吃食,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着二花的各种问题。

  多少年不见了,二花这一点儿倒是没变,还是一如既往的问题多爱八卦。“对了,你出来,孩子们谁带?”武夫人问道。

  “两个大的都上小学了,小的也上幼儿园了,他爷爷奶奶接送呢。我肚子里这个,还早着呢。”二花笑着说。

  武夫人惊讶的看了看二花的肚子,本来以为她是胖的,没成想又怀上了。人家都生两个就罚款罚的家破人亡的,她这都第四个了!这世道!“大着肚子开店,可是挺辛苦的,你老公舍得?”武夫人调侃道。

  “唉,那个杀千刀的,就知道吃喝玩乐啊,哪里有时间管我。我们家,也就亏的公公有些收入,支撑了这些年。以后再不想点出路,一家人就饿死了也说不定。”说起自己的老公,二花一脸的埋怨。

  刚开始嫁到那边,她的确是过了些好日子的。公公婆婆收入高,家里都是干部被人人高看一眼。可就是这老公烂泥扶不上墙,整天无所事事。自从公公退休之后,家里的日子便一天不如一天了。人走茶凉这句话,还真是不假。

  “你老公年轻力壮的,你管束着点儿,好好努力呗。”武夫人心里想的是怎的你公公退下来之前怎么没给你老公谋个公差。

  “人哪里是人管的,公公家三代单传,儿子都是天。打小就惯了一身的毛病,我哪能管得过来?再说了,我连着生了三个闺女,在家的地位也是一天不如一天啊,那还有说话的份儿?”二花满心的感慨,本来不想和武夫人说的,觉得丢人,可话赶话的忍不住就倒了倒苦水。

  “不过,公公婆婆对我倒是很是尊重的。老公虽说贪玩了些,但对我也算照顾,事事都依我。”二花不想在这个多年未见的好友面前失了面子,补充说道。

  本来,当年武夫人出了那档子事,她心里还是很可怜她的。觉得她红颜薄命,是个命运坎坷的可怜人。来之前,她心里还想,即使是傍了大款也是说了不算的主儿,被人家拿来当个花瓶摆的,没想到,她还就一口答应了自己。

  最重要的是,她满身上透漏出来的那种自信和骄傲,还是和小时候一摸一样。又美丽又能干,让二花觉得自己才是个应该被可怜的人。和武夫人在一起,她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小时候,她是万人注目的美丽姑娘,她是被人冷落的跳梁小丑。

  “唉,都是命啊。”二花不禁脱口感慨道。

  “怎么了?”武夫人听了二花没来由的一句,心里不禁觉得疑惑。

  二花笑着摇了摇头,说:“没什么,瞎说呢。”

  武夫人自然不再深问,挑选完饮料便携了二花回店里了。幸好玲子和三婶没打起来,要是真打起来把事情闹大了,她心里真该愧疚了。

  三婶的弱点,武夫人是在山城的时候无意间发现的。武三叔一向是个老实巴交的,在家里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那一种。三婶常常把老公的顺从拿出来炫耀以示自己在家庭中的权威。

  武夫人在山城走街串巷的寻找合适的合作店家的时候,无意间碰到武三叔正好和一女子在小店里吃饭。武三叔笑得十分开心不说,还抓了那女人的手磨来擦去的十分亲昵。武夫人本想装作没看见快些离开,不想却被武三叔叫住了。

  武三叔不但没有不好意思,还十分大方的把那女子介绍给武夫人认识。说了些非常客套场面的话,完全不是一副在家不苟言笑的样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