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物是人非事事休(1/2)

加入书签

  武夫人见到武大是在小镇安顿好的三天以后。那时候她刚刚订好了店铺和住处,联系好了托运的客车谈好了价钱,正准备回一趟山城去出租房把一些需要用的小设备和杂物取回来。那日太阳甚好,她刚刚吃过早饭,正在路边等着徐铭开车来接自己去山城,旁边的一个瘦肖的人影走近自己,她本以为是陌生人,但那人靠近自己以后却停了下来。

  武夫人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仔细的看了看来人。才发现,来人不是别人,是武大。武夫人嘴唇动了动,想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哽在喉头,她却一个字都讲不出。说什么呢?责备他?或者感谢他?

  曾经,他也是把自己捧在手心里呵护着的人,只是,他后来也只是选择了自己想选择的路而已。她们有缘相守,却无缘白头。要是硬要怪的话,就怪命运捉弄吧。武夫人不想再纠结于和武大的过去,也不想以后再和这个人有什么纠缠。就把彼此当成路人吧,虽然很难,但她会努力。

  “你,你瘦了好多。”一边的武大先开口道,气氛有些窘迫。

  武夫人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武大的脸,这张她爱了许多年的脸,依靠了许多年的脸,她曾经以为会守着一辈子的脸。现在这张脸虽然还是旧时的样子,但却多了许多陌生的痕迹。她觉得,或许,她可以抱着一颗平常的心跟他聊聊天。或许,至少可以跟他说声谢谢,谢谢他愿意站出来澄清一切,让她和徐铭可以过的更轻松些。可是,她说不出。

  “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怪我。是我对不住你。如果当初……”武大以前从来不说如果,他觉得说如果是一个人虚伪的表现。

  “现在还说当初做什么?”武夫人有些不高兴了,一切都已成定局,说些如果还有什么意思。其实她更气的是他现在的样子。

  以前她认识的他,是何等的有志气有胸襟有远见之人。虽然一直不得志没成过什么大事,但他总是抱着一颗努力向上的心,从未放弃追求过自己的梦想。可现在的他,看上去消极萎靡,颓废的像个乞丐。他在祈求什么?现在的一切不是他想要的么?

  “是,现在还说这些,是我糊涂了。对不起,我只是想跟你正式的道个歉。我,我把家里的房子和土地都留给你。或许,你现在根本不需要这些。但是,这是我所能给予的最多的补偿了。”武大故作平静的说这些话,眼角沁出的泪水却出卖了他波涛汹涌的内心。

  曾经他最爱的最亲密的人,如今也只能说些这些无关痛痒的客套话而已。除此以外,还有什么,是他俩能谈的?要说现在的这一切,还不是自己咎由自取?如果他当初不那么自私的话,或许……算了,就像武夫人说的,还想些如果做什么?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武大强调道。

  “或许,你也应该跟你自己道个歉。”武夫人说完这句话,便向着徐铭的车子走过去了。徐铭刚到,正打开车门下车走向自己。

  武大听完这句话,张大了嘴巴半天没缓过神儿来。他呆呆的看着两人离开的方向,许久,都没能收回视线。

  跟自己道歉?或许吧,自己做了这些,又浑浑噩噩的混了这些日子,把自己原先的人生计划全部打乱,走到如此境地,可不是该跟自己道个歉么?

  那个离开的女人,那个说话犀利冷酷一针见血的女人,还是以前自己爱的那个女人么?以前,她总是用崇拜欣赏的眼光看她,总是静静的在他身边听他说。自从上次见她,他就觉得她似乎哪里不一样了。像是换了个人一样,虽然明明还是那番模样,但内里却再也不是他当初的夫人了。

  或许,他真的该放下了,好好跟自己道个歉,好好开始自己的生活。如果当初是他欠了她的,现在他承认一切,担承一切,也算是弥补了自己的罪过。可是,他的心总是有那么一些的不甘,还有一些不舍。

  当他从失神中慢慢清醒,看到早已消散的汽车离开扬起的尘土。忽然想到一个人,想到那个改变了他的生活轨迹任他胡闹陪着他守着他的女人。不知道,她现在在干些什么呢?还在苦苦的等着自己么?如果自己当初一心守着她的话,是不是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自己只是为了孩子跟她在一起,她没了孩子自己就狠心离开,是不是对她太残忍了些?

  可是,当下,尽管心有愧疚,他还是不愿意见她。她们的相遇本就是个错误,他不想再让这个错误继续下去。现在或许矫枉过正了些,或许自己太不尽人情了些,但是,他觉得,不见面,挺好。

  只是现在,自己该去哪里呢?该做些什么呢?武大漫无目的走着,裤兜里还揣着招娣给的那些钱。他想去镇外的公路旁等个车,随便去个地方,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开始新的人生。他不时地回头看看自己身后的路,回来这几天,他住在村大队部的办公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