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1/2)

加入书签

  日子在甜蜜平淡中一天天过去,几场秋雨过后,天眼瞅着就凉了下来,家家户户的小媳妇也都开始忙着缝制冬衣了。武夫人也赶集新裁了几米柔软的深色暗花棉布准备给爸爸武大哥哥还有武多做棉衣。武夫人心灵手巧,她做得棉衣不仅贴身舒适,厚薄适中,款式还特别新颖好看。

  三婶就每年都来找武夫人要新裁的样子,好拿回家照着做。前天三婶来家里的时候,欲言又止,神神秘秘的,跟嘴里含了颗枣核似的吞吞吐吐。武夫人还是第一次见快言快语雷厉风行的三婶别别扭扭的样子,心里觉得奇怪却并没有多问。她不爱计较,不喜追问,别人想说的想问的必会想方设法提起,别人不想说不想问的必有自己的道理,何苦深究原由,累了别人,也累了自己。

  秋末冬初,山里天凉雾大水汽重,老人孩子多半都在家不大出门了,天黑的也早了,整个山庄每天都雾蒙蒙静悄悄的。

  这天,武大和武夫人这晚刚刚吃完晚饭,武大就亲昵的从背后抱住了武夫人。武夫人心领神会的丢下手中的活计转过身任由武大在她身上抚摸亲吻。

  这些日子,两个人足不出户的窝在家你侬我侬,卿卿我我,跟两条粘在一起的粘胶带似的,分也分不开。

  武大一时也找不到什么门路,搬砖扛灰的粗活他不是做不了,也不是不愿意做,只是他不想为着眼前的小利益放弃大机会。打小工可以养家糊口,却成不了大出息。他出门跟着吉福大哥包工要账,虽然只是去不同地方的各种建筑工地和城市边郊,到处是建筑材料和建筑垃圾,却也让他看到了自己的生活和城里人生活的巨大差距。他想要改变,想要从根本上改变,想去最繁华的城市去看看,想去最繁的城市的市中心去看看。

  他像一只刚刚爬出深井的青蛙,见识了外面的广博天地,才知道深井并不是金碧辉煌坚不可摧的城堡,才觉得自己以前所有的骄傲和满足是多么的不值一提自以为是。他既然走了出来,就想走的更远,见得更多。他要去拼要去闯,要有属于自己的更广阔的一片天。他初出茅庐,怀揣一片雄心壮志,只是他不知道,并不是带上王冠,就能变成王子。就连那王冠,也并不是想带上就能带上,虽然踌躇满志,但是前路未知。

  吉福大哥曾经跟他说起现在南方城市的富庶和繁华,家家户户住别墅,吃海鲜,开跑车,穿金戴银还能随时旅游出国。吉福大哥就是在那边挣了人生的第一桶金,那边有更多地发展空间和就业机会,他和吉福嫂子就是在那里认识的。

  这次吉福大哥出事,跟吉福嫂子在一起讨债要账,他才知道自己以前对这个女人有太多的偏见和误解。以前看她每天穿的花里胡哨,描眉画眼的,看着不像是个正经女人。没想到她不但对吉福大哥情深义重,还算是个下得了跪,耍的了狠,豁得出去的硬角色。要是不是她步步为营,紧追不放,吉福大哥的事可就那么不了了之了。

  吉福大哥在工地失足跌落严重摔伤,工地负责人刘豹不是第一时间把他送去最近的市医院救治,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