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语成谶(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寒夜这样迷迷糊糊地胡乱想着,突然想起娘亲曾一口带过的域外仙乡。那个地方正是个流放之地,五族不容的人、妖言惑众的人、异端邪说的人、背负若干人命避祸的人、还有觉得尘世太无趣投身流放之地找刺激的人……他们的生活,会是什么模样?

          东升镇外正如浪涌队的意料,已经乱了。但是远不到一锅粥的状态。公孙傲在狂歌护卫中分出一半人来把东升镇百姓赶回镇中,醉酒卫神二人领着神卫们开始戒严巡逻。

          刚被东升镇百姓挪开的心头大石,放佛一瞬间又自己跑回来,东升镇清朗不几天的天空,又如而今夜空般,一片愁云。

          这样的时候,木桑哪儿去了?

          浪涌队快船上的灯光被海浪颠簸得一晃一晃,一里外看那灯光,若灯虫萤火。木桑带了五个心腹,远远驾着黑灯的快船吊着前面逍遥寨的快船。

          摸黑在阔大得让人心惴惴的浪涌海面航行,人心所受的压迫感只有海浪拍打在船板的声音能理解一分吧。

          在风海浪涛声音的掩盖下,黑漆里几丈外便不辨人形,浪涌队并没有发现拖着一条尾巴,连寒夜也未这样想,更不可能发现。

          木桑这次的尾随跟踪行动,本是受到醉酒卫神二位大人与花无雨一致否决的,余五潜伏那么久也未能将逍遥岛具体位置探明,可以推断逍遥岛位置很蹊跷。而宽阔海面上的跟踪行为,夜里还好说,白天可如何瞒过对方?

          木桑自不是愚蠢之辈,可是听了三人如此详尽的分析后依然坚持要跟踪逍遥寨返航船只。

          醉酒卫神二位大人气红了脸想要揍人,却被木桑一段话给安抚下去。

          “余五兄弟与我,情同手足。他本可以留在镇上逍遥度rì,却为了帮我这个窝囊的神卫营舵主只身犯险,最后惨死在逍遥寨乱箭之下……若我还吝惜这条贱命,不冒险去抓住一丝探出逍遥寨位置的机会,让我以何面目苟活在世间,将来轮回道中遇着余五兄弟又怎么相见?”

          木桑将早准备好的鱼套分发给五个心腹。“你们能随木桑冒这一趟险,别的话木桑不多说,此去是生是死,我们祸福同当、不离不弃!”

          几人换好鱼套,木桑再将详细跟踪计划复述一遍,确定都理解后,分作两队,一队三人掌帆跟着前面逍遥寨的船只,另一队休息,进行轮换。

          东边的天空泛起鱼肚白的时候,木桑与五个神卫已经将各自的食物分开装袋系在腰带上。六人互相鼓气地扫视一眼,一咬牙将已经拆掉了船舱的船推翻过去,两只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