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深渊的爱 第20节(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换做别的事情,他会体谅霍定恺这种无理取闹,他会不当回事,然后像哄小孩一样哄哄那家伙就行了。

          但是司徒这件事不行,这是他心里很难跨越的一件事。

          那天晚上,俩人谁也没理谁,冷战一样各自睡各自的。躺下来时,江寒看见被子中间一条明显的缝隙,忽然觉得难过。

          司徒明徵就是他们被子之间的这条缝隙,存在于他们之间的缝隙,又何止这一条?

          就这样僵持了两天,俩人的情绪都很糟,但江寒不愿意先开口,虽然他看得见霍定恺食欲下降,乱发脾气,有时候会气哼哼的坐在角落,不搭理人。

          不搭理就不搭理,江寒想,每次都是他先低头,可这次错明明不在他身上。

          到了第三天晚上,霍定恺先忍不住了,他冲进房间,对江寒说:“你到底有完没完?”

          江寒擦着头发,他也不看霍定恺,只冷冷道:“我听不懂你说的。”

          “哗啦”,一叠信件扔在江寒面前。

          他吃了一惊,拿起来一看,都是从海外寄来的,而且看字迹,全都是司徒明徵写的!

          “这是哪里来的?!”他一下子跳起来。

          “他寄到盛铖来了。”霍定恺淡淡地说,“我叫林秘书全都截下来了。”

          “你截留我的信?!”江寒气坏了,“你凭什么这么做?!”

          霍定恺的脸色发白,他看着江寒,点点头:“是,我不该这么做。从今往后,你和他爱怎么联系就怎么联系,我不会再管了。”

          然后他转身出去,用力关上房门。

          江寒定了定神,他把那些信仔细检查了一下,没拆封,全都完好无损。

          一共十七封,几乎一两个月就一封。

          江寒看着这一叠信,他轻轻叹了口气。

          司徒明徵不该这么做,他明知道自己回了盛铖,回到霍定恺身边,却还在一封封的给他写信,难道他想不到这些信件若是被霍定恺发现,会导致什么事情?

          但江寒又不能去责怪他,因为他心里明白那种滋味,那种控制不住要越过边界的冲动,换做是他,可能会做出一模一样的事情来。

          对着那叠信,发了一会儿呆,江寒弯腰从屉子里拿出一个空牛皮纸袋,又找了一张封条。

          然后他拿着这些东西,去了书房。

          霍定恺还坐在桌前,脸色很差,他见江寒进来,只看了他一眼,就把脸转到一边去了。

          江寒也不管他,

          ↑返回顶部↑

          目录